飞行器航拍视频不得不说的5个技巧

不得不说的是,飞行器航拍视频已经成为时下最流行的拍摄形式了。伴随着航拍飞行器的价格越来越低,使得越来越多的摄影爱好者都加入到了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拍摄大军当中去。不过,现在很多的摄影爱好者都是零基础的初学者,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因为相关知识的缺乏,所以很难创造出好的内容。所以,小编跟大家分享5个技巧,希望大家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能够有所帮助。

1、拍摄稳定的长镜头

调整好位置,让镜头越长越好,越稳越好,在大多数情况下要尽量减少晃动。我可以确信,当你回到室内进行图像处理时,你会希望,镜头应该再拍长一点,或者再拍稳定一点,我从来不希望处理图像时一直后悔抱怨,这个镜头太短了啊!现在,我通常会花多一点的时间,不然飞行太快,旋转太快,拍摄的飞行器航拍视频效果不好。

2、比你设定的时间多拍摄10秒钟

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确认时间,多进行10秒钟的拍摄,我向你保证,你会非常开心拥有更多的片段进行挑选,如此一来,拍摄某一部分时间变长,拍摄的画面也更多,静静就是多坚持几秒钟,几秒钟时间过得很快,无人机飞得也很快,但是当你把拍摄的飞行器航拍视频片段导入电脑后,你会希望拍摄时间再长一点,所以记住:多拍10秒钟。

3、反复练习拍摄路线

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前一定要反复练习,从而适应这条路线的拍摄,不用进行额外的调整,拍摄稳定流畅。若你希望拍摄特定的镜头,不要随意地飞来飞去,不然你可能拍摄不到你最想要的飞行器航拍视频,跟其他摄影师一样多练习几次,练习不同的拍摄角度来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之类的,决定好自己的路线然后进行多次试拍练习,相信你得到的结果肯定比第一次好。

 

4、飞得低一点、慢一点

低空、低速,大家都希望从超级高的高空,比如5千或9千米的高空进行拍摄,简直让大家痴狂,但不要低估地面拍摄的力量,非常稳定,非常缓慢,你可以对各个角度进行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其他摄影师或拍摄杆都拍不全的事情也可以进行低空拍摄,你可以自己进行控制,减少各种晃动,调整各种因素,让视频拍摄更加顺利。当进行低速、低空飞行,跟在无人机一英尺之后,对它进行完全的控制,然后得到一个稳定、流畅的低摄镜头。

5、顺风拍摄,不要逆风飞行拍摄

如果我们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正刮着大风,如果我们逆风拍摄,与风对抗,我们不可能拍摄到需要的飞行器航拍视频。所以我们可以选择顺风拍摄,让无人机顺着风进行飞行拍摄,并把飞行模式调成手动模式,让风来引导、推动飞行。当你导入视频后,你就会发现狂风并没有影响你的飞行器航拍视频拍摄。

或许很多人都希望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可以一蹴而就,但是抱着这样心态的摄影师往往得不到优秀的作品。我们在拍摄飞行器航拍视频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耐心,根据所面对的实际情况来制定详细的拍摄方案,只有这样才能有备无患,在拍摄过程中也能少走很多的弯路,并且能够获得更好地飞行器航拍视频。

新手指南:如何编辑360度VR全景视频

如今360度VR全景视频已经变得十分流行,不过很多人还不会编辑360度VR全景视频,下面小编就为大家总结了部分在Premiere Pro编辑相关内容的技巧,大家若不会编辑360度VR全景视频,可以参考一下。

1. 切换VR视频显示

首先需要找到“Toggle VR Video Display(切换VR视频显示)”按钮,并将其切换到显示器工具栏,Toggle VR Video Display允许用户单击并且拖动360度VR全景视频,然后以不同的角度来查看内容。你可以向往常一样应用一系列的效果。

2. VR 360效果

教程同时演示了Premiere Pro的专用VR效果库,以及应该如何控制它们。除了是专门用于360度/VR内容之外,它们与普通的视频效果没有什么不同。

3. 水印与文本

另外,教程还介绍了如何添加水印,并在360度/VR视频添加文本。通过“Toggle VR Display”按钮来切换常规视图和360度视图后,探索水印形状的变化将相当有趣。

为了在360度环境中正确设置水印,建议大家使用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VR Rotate Sphere。它可以帮助你确保水印与360度VR全景视频的透视尺寸保持一致。

4. 过渡

视频同时提供了有关360度/VR内容过渡失真的实用解决方案,以及如何使用Premiere Pro的工具和特定的360度转换来解决相应的问题。这只适用专门的360度/VR过渡,而非常规的过渡。

360度VR全景视频拥有超强的沉浸感,所以很多人对这种视频都非常感兴趣,如果你不会编辑360度VR全景视频的话,可以参考一下本文,相信会为大家带来一些帮助。

基于电影的VR游戏《猩球崛起》将正式发布

《猩球》系列IP电影深受观众喜爱,其优秀的内容不仅让电影十分火爆,也带动了周边内容和产品的发展。最近《猩球》系列的发行商二十世纪福克斯旗下的VR游戏部门制作了一款VR游戏,名为《猩球崛起》,旨在为观众带来新奇的体验。

二十世纪福克斯旗下的VR游戏部门FoxNext VR工作室今天宣布,基于《决战猩球》的VR游戏将于4月3日登陆索尼psvr,htc vive和Oculus Rift,售价为15美元。名为《Crisis on the Planet of the Apes VR》的第一人称冒险游戏的故事发生在《猩球崛起》和《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之间,其中你将扮演被困于戒备森严的科学设施的智慧猿人。

这款VR游戏是FoxNext VR工作室与Imaginati Studios联合制作的。在故事中,致命的猩猿流感疫情导致大量的人口减少,而你将扮演一位具备人类智慧的猿人,并需要与其他灵长类动物试验对象一起逃离这个科学设施,然后回到猿人领导者凯撒身边(《猩球崛起》的猿人主角)。没错,你是一只携带M16自动步枪的愤怒猿人,制作人表示《猩球》系列IP为玩家提供了第一次从不同物种视觉来体验末日世界的绝佳机会,给观众带来非凡的游戏体验。

同时 FoxNext还在研发其他VR体验,包括基于《异形:契约》的VR体验,以及Felix & Paul合作开发的《犬之岛》360度视频幕后故事等等,内容十分丰富。

目前借助著名的影视IP来打造相关VR视频是一个十分热门的领域,尤其是很多国外的大片也很适合VR视频这种展现形式,宣传效果十分显著。未来还将有更多著名IP被开发成VR体验,给观众带来震撼的视听盛宴。

 

Pico与DreamVR合作 引进皇家马德里360度视频

Pico是国内的一家知名的虚拟现实技术厂商,其产品深受消费者的喜爱。最近Pico宣布与国外厂商DreamVR合作,为用户带来更多优质的VR内容资源。目前首先引进的皇家马德里的360度视频,中国用户可以尽情体验。

Pico与DreamVR的合作最初起步于欧美市场,现在Pico宣布中国市场的用户也可以享受到该合作所带来的一系列优秀内容。DreamVR表示非常高兴能与Pico携手首次上线中国,在Pico Goblin及Pico Neo一体机上预装DreamVR App,以此为契机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将巩固其全球合作伙伴关系。

Pico方面也表示双方的合作为Pico用户带来全球一流的VR内容和使用体验,Pico未来也将持续加强与国际优秀的内容分发平台的合作,引入更多海外优秀VR内容。

得益于该合作,Pico已经为中国用户独家引进了老牌足球劲旅——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的360度视频内容,允许Pico用户观赏到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的经典战例。皇家马德里在两天前宣布了制作360度视频和虚拟现实视频这一全新项目的消息,使其成为足坛第一家拥抱360度视频和VR的俱乐部。

此外,The DreamVR应用能够提供超过150家内容频道,覆盖多种形式的体育、音乐、美食、娱乐视频内容,包括巴塞罗那虚拟城市观光、米兰时装周,以及近距离观看救助儿童会、了解叙利亚难民儿童生活的机会等等优质内容。

通过此次的中外合作,两家公司都能够获得相应的益处,并且促进了中外文化的交流。国内的Pico用户能够享受到更多优质的VR内容,DreamVR也将打开中国市场,获得进一步的发展。

 

男子刺死19岁女友 法院首度用VR技术还原现场

通过3D画面,利用VR拍摄技术展示凶案现场。3月1日上午,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在庭审中,北京市检一分院使用“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进行了证据展示,目击证人观看VR全景视频,通过操纵手柄还原凶案现场情况。据了解,使用3D和VR拍摄等高科技进行证据展示,在全国还是首次。

因感情纠纷男子杀死女友

昨天上午,30岁的被告人张某被法警带入北京一中院的大法庭。在法庭的公诉人一侧,有两排座位。第一排是3名公诉人和被害人的亲属及代理人,第二排则是操作“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的技术人员。

检方指控,被告人张某于去年9月13日,在海淀区某公司办公室内,因感情纠纷,持刀刺扎19岁的被害人刘某,致刘某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作案后,张某在案发现场等待,后被赶到的公安人员抓获。

张某供述称,去年四、五月份,他和刘某在相识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但几个月后,两个人发生了情感纠纷,刘某提出分手。

案发当天,张某携带一把水果刀到了刘某所在公司,先是扎了自己三刀自残,之后在争执中,张某将刘某扎伤,刘某倒地后,张某又补了两刀,将刘某扎死。

证人操控手柄还原现场

在举证质证环节,本案唯一的目击证人董某出庭作证,他是被害人的同事。“董某,请看法庭的大屏幕,这是我们模拟的办公室情景,其中的一男一女分别是模拟被告人张某和被害人刘某。”公诉人赵鹏请证人董某戴上VR眼镜,用手操作手柄控制方向和位置,“请以你的视角,还原案发时的情况,操作时慢一点,不要晃,可以边操作边说话。”

之后董某戴上VR眼镜,大屏幕中的办公室场景开始转动,“当时我站在被害人刘某的背后,张某向刘某要东西,不一会儿张某开始用刀扎自己。”随着董某的操作,大屏幕的场景不断变化。

董某演示完退庭之后,公诉人通过法庭大屏幕展示另外一名证人的证言笔录。不同于以往的作证时的幻灯片展示,公诉人边念边用手在自己面前的触屏上边“划重点”,相应的大屏幕上的笔录文字下方就出现了红线。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公诉人不仅可以随意放大缩小文字,还可以在随时暂停的画面上画圈。

可实现法庭采择证据过程透明化

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幻灯片软件仍然是检察机关法庭示证最常用的辅助工具。但使用幻灯片软件时,证据照片必须逐张插入,费时费力。插入的照片清晰度下降,不能保证法庭上的高清展示。此外,幻灯片软件不能根据需要对证据照片进行调整和批注等。为此,北京市检一分院研发出“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据了解,该系统将向全市检察机关推广。

市检一分院表示,与传统方式相比,可视化系统作为检察机关法庭示证的专业化辅助工具明显提高了工作效率,检察官仅用1分钟即可将电子卷宗导入系统,此后便可借助系统阅卷功能实现对案件的审查。在审查过程中,检察官可以使用系统中的“标记”功能对卷宗照片进行画线、放大与批注,再直接 “加入示证方案”,待出庭时直接使用,无需在庭前专门制作多媒体示证。

此外,根据庭审需求自由灵活示证。高清电子卷宗照片被导入系统后,其分辨率、大小和规格没有任何变化。公诉人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通过触屏电脑使用手指现场对证据照片放大缩小,高清电子卷宗照片的优势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完全展现,证据细节无需通过截图放大的形式即可以清晰地展现在法庭上。

另外,该系统实现了法庭采择证据过程透明化。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包含了特有的“实时投屏”(或称“飞屏”)技术,公诉人可以先在示证电脑中对证据进行查询、选择、遮挡或顺序调整,再通过“实时投屏”功能将证据投射到终端显示器。此外,公诉人还可以借助“画笔”、“白板”、“高亮”以及“选中放大”等功能对证据照片进行标记、提示,使得证据采择过程透明化,增强公诉人使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说服力。

最后,该系统强化了证据效用,增强公诉人法庭示证的说服力。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改进了电脑通用的播放器,公诉人不但可以更方便地控制播放的起止位置,更可以在任意一帧视频中直接进行圈点、选中放大等标注操作,增强了公诉人对视听资料证据的控制力。

全景技术是怎么实现的?

静态全景图算是比较好实现的,一般来说两种方法,一种是一次成像全景相机,比如理光的THETA;另一种就是用单反配合全景云台拍摄再拼接了,拼接一般是用ptgui。

用单反拍的话,正常配备是这样:单反,鱼眼/广角镜头,三脚架,全景云台。

镜头的选择用鱼眼或者广角是为了减少拍摄的张数,因为间隔的每张照片都要有1/3的重叠才利于拼接,鱼眼有着接近180°的视角,所以理论上用180°的鱼眼拍只需要三张照片即可拼接成全景照片。实际拍摄过程中,鱼眼一般是拍六张,镜头稍微向下倾斜地水平每90°共拍4张,补天1张,补地一张。其实长焦镜头也是可以拍的,只是挪镜头跟按快门的工作量会让自己觉得好像打了一个通宵的飞机。

全景云台常见有两种,一种是镜头箍,另一种是更常见的悬臂式。镜头箍式轻便小巧,悬臂式专业精细。使用全景云台是因为拍全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节点”,无论是拍6张也好30张也好,这些照片的节点必须都在同一个位置上,才能无变形地拼接出一张完整的全景照片。全景云台的作用就是辅助相机让它能在节点上拍摄,所以如果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直接用手持手机也一样可以拍出全景照片。

完全存在于VR之中,史上首个“VR独占”博物馆诞生

在这个全新的克拉默博物馆(Kremer Museum)中,照明进行了完美地优化,其可以突出每幅画的颜色,笔触和细节。画框反射着不同于艺术品的光线,而所有的照明都将根据每名访客的高度进行调整,从而完全消除眩光。访客不仅可以看到每幅画的正面,也可以看到背面,同时还能够看到X射线。只要拥有合适的装备,他们就可以从世界任何地方访问这里,因为这间博物馆完全存在于虚拟现实之中。

克拉默博物馆于10月底正式发布,这是荷兰艺术收藏家乔治·克拉默(George Kremer)及其儿子乔尔·克拉默(Joël Kremer)之间的合作结晶。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乔治收藏了74件来自17世纪荷兰和比利时的艺术品,而乔伊则一直供职于科技领域,他以前曾在谷歌担任过零售和娱乐的行业经理。现在,乔尔正在将自己对新技术的兴奋与父亲多年来的藏品结合在一起。

乔尔表示,他们曾考虑过建造一个实体博物馆,但在寻找完美地理位置的过程中,其中的代价与困难令他们感到灰心。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们打造虚拟博物馆的主要动机是,为无法前往荷兰参观他们藏品的人们提供一个机会。乔尔说道:“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每年可以接待900万到1000万的游客,尽管这十分惊人,但与世界总人口相比,这仍然相当有限。”然而,虚拟博物馆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挑战:“如果我们真的在虚拟现实中做了这个(博物馆),它又是否足够好呢?”乔尔如是问道。

为了建造这个博物馆,乔尔委托了著名建筑师乔汉·范·利洛普(Johan van Lierop)设计了一个精美的虚拟环境,并聘请数字内容制作人员使用摄影制图法(这个过程涉及为每件物体拍摄数千张照片),并将藏品渲染成3D高分辨率复制品。接下来,他们创建了专家的全息图(包括乔治·克拉默本人),以此来帮助解释相关艺术品的历史和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家虚拟博物馆将会不断添加和更新内容和功能。

克拉默博物馆是博物馆世界探索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潜能的先行者,而当代的博物馆世界已经开始探索这项新兴技术在沉浸游客上的潜能。在本月初,VRt Ventures在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馆推出了由著名画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VR版作品(与克拉默博物馆不同,这完全免费)。奈特基金会早前设立了187万美元的资金,主要用以资助博物馆技术创新。作为首个项目的一部分,他们资助了两项增强现实项目(位于底特律艺术学院和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

乔尔认为,克拉默博物馆仅仅是人们体验艺术的全新方式的开始。乔尔将会与其他博物馆和收藏家合作,将更多的艺术作品转化为虚拟现实版本。他同时描述了这么一个未来:博物馆可以将所有的藏品都渲染至VR博物馆世界。他同时认为,策展人未来可以将收藏于不同博物馆的藏品都聚集在一起,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约翰内斯·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乔尔指出,他已经收到很多咨询,以及关于合作的洽谈。

乔尔说:“我们希望收藏者和博物馆加入我们,让印度的孩子,中国的孩子,美国的孩子,欧洲的孩子,任何没有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或卢浮宫的城市都能够体验所有这一切。”

奈特基金会艺术部门的副理事长维多利亚·罗杰斯(Victoria Rogers)对vr博物馆利用新兴科技充满热情,而她本人同时也是虚拟现实技术的支持者。然而,她希望博物馆能够尽可能多地利用增强现实,而非虚拟现实,维多利亚指出:“我认为虚拟现实体验中有时候缺少一些东西,而我也从其他人那里听到过,虚拟现实可能是一种非常孤立的体验。我认为,由于失去(共享体验)的恐惧,‘人们是否希望亲身前来(实体博物馆)并欣赏实际藏品’将成为经常在大会上讨论的事请。”

在今年,媒体上的新闻报道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技术的焦虑,特别是Instagram正在改变人们体验艺术品的方式。对于虚拟现实博物馆这个概念,人们可以从一系列不同的角度进行批评:虽然VR全景设备比通往欧洲的机票便宜,但其价格仍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人们同样在讨论什么种类的艺术应该渲染至VR全景,尤其是如果这将应用于教育环境之中(比如说是否只需让贫穷落后的国家能够欣赏来自欧洲的艺术,而不是说反过来)。然后就是,人们在争论说,只有亲身前往博物馆才是欣赏艺术作品的唯一恰当方式,而虚拟博物馆将会危及实体艺术品的生命力。

对于这一系列的批评,乔尔表示,他的目标仅仅只是扩大博物馆体验,而非取代实体博物馆。针对当前VR全景拍摄设备的高昂成本,克拉默推出了Mighty Masters计划,希望把VR体验逐渐带来学校校园,而他们将首先从印度的150万名学生开始。乔尔认为,学生通过VR来欣赏艺术实际上有助于培养青少年对实体博物馆的兴趣,因为这将能使欣赏艺术的观念变得新颖和刺激。

乔尔说:“我认为,如果他们愿意与我们一同走上这段旅程,博物馆的覆盖范围能够扩大…或许不是‘指数式’这个词,但或许是百倍。”

三星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泰姬陵打造VR影片

随着VR技术的发展,VR的应用范围也越发广泛了,其中VR电影就是备受关注的一个领域。目前已经有很多行业在积极探索VR影片,利用VR影片达到宣传和展示的目的。近日三星宣布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为著名的泰姬陵打造VR影片

据悉,三星印度分部宣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合作,在印度各地推广泰姬陵以及其他文物古迹的虚拟现实(VR)影片。在最近的印度北方邦投资者峰会上,三星公布了这一消息。目前,三星印度分部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合作为印度的两处古迹遗址——位于阿格拉的泰姬陵和位于奥里萨邦的科纳克太阳神庙开发VR内容

三星印度分部表示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圣雄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MGIEP)合作,拍摄一部以泰姬陵为主的VR影片。这部VR电影将展示古代建筑奇迹泰姬陵的庄严、传统和辉煌,该片已经峰会上展示给多位部长和其他印度政要人士。

据了解,该片将采用VR格式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并提供给印度旅游局,用于面向印度乃至全世界的旅游推广。作为印度政府“数字印度”的战略的一部分,VR全景和其他数字格式的媒体都将用于教育,旅游以及其他目的。目前,印度全国各地已经拥有36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三星印度未来可能会为这些文化遗址开发更多VR内容。

三星表示期待用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改造社会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生活,通过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合作将能够把VR技术和旅游、教育等内容相结合,帮助人们深入了解世界遗产和文化,促进文教的积极发展。

澳大利亚VR电影《觉醒》将在2018年SXSW大会首映

去年12月,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VR全景制作工作室Start VR宣布正在制作一部交互式360度全景电影《Awake(觉醒)》。现在,这部VR全景制作电影将亮相2018年South by Southwest(SXSW)。

《觉醒》由Start VR首席内容官Martin Taylor执导,得到了几家大公司的支持,包括澳大利亚Screen、HTC Vive、Animal Logic和微软Mixed Reality Capture。

这部电影将于SXSW 2018首映。这是澳大利亚VR电影第一次在该活动首映。希望这将有助于澳大利亚VR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据悉,SXSW 2018的参会者将能够在VR影院区域观看《觉醒》,这是一个专用于VR全景制作、AR和MR的叙事区域。

《觉醒》是一部以人物为主导的交互式VR电影系列,故事的核心是探索主角Harry Whitbread的过去。Harry是一位残疾人,他曾做出了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改变了他的一生,并因此失去了他所热爱和关心的一切。观众将深入这个破碎的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温他的关键记忆,试图解开他选择背后的秘密,并通过与各种对象交互和寻找隐藏的线索引导Harry去赎罪。

演员杰克·麦克道曼(Jake McDorman)将扮演男主角Harry Whitbread,而安娜丽·提普顿(Analeigh Tipton)将扮演Harry的妻子Rose。

Love Note:一封写给鼓浪屿的情书 概念预告片唯美首发

老人,坐在正对鼓浪屿的窗边,翻开手中的素描本,画中的两位舞者跃然而出,旋转跳动,翩翩起舞,在舞蹈与音乐的变幻间,场景、人物形象不断切换,郑成功、大海,钢琴……熟悉的鼓浪屿元素一一呈现……

在2月14日情人节的前夕,“Love Note:一封写给鼓浪屿的情书”,寄出了它的情书序曲,这不仅是一份献给鼓浪屿的特殊的“情人节礼物”;也是Love Note第一次以概念预告片的形式正式在众人面前呈现它的部分真容。

一个藏着“心思”的预告片

Love Note是一部全CG动画制作而成的VR音乐电影。以鼓浪屿历史变迁为大背景,讲述一段发生在鼓浪屿上的爱情故事的同时,带领观众身临其境地一览鼓浪屿的前世今生。对于观众而言,无论是否到过鼓浪屿,都可以透过这部片子,对鼓浪屿有一个全新的观感。

此前,Love Note并没有做过多的宣传,预告片的发布是Love Note第一次正式亮相。因此,无论是预告片的制作还是发布时间,都藏着创作团队的“小心思”。用创作团队的话说,“Love Note是独一无二的,它的初次亮相也一定要特别。”所以他们摒弃了一般预告片截取正片镜头剪辑而成的做法,选择重新拍摄一个全新的片子,与正片不同,却包含很多Love Note的信息。

预告片中,跟随老人的回忆,观众可以看到以舞蹈结缘的两人难舍难分的爱情故事,看到熟悉的鼓浪屿,看到美的绽放与蜕变。两位舞者从铅笔画形象,变幻成黑白、彩色、高清画面以及最后的VR视频拍摄画面,每一次变化都带来了视觉冲击与惊喜,唯美而动人。选择在情人节前夕发布预告片,既有创作团队对大家的情人节祝福,也是他们送给鼓浪屿的一份“情人节礼物”。这样一份特别的礼物,无论是对于鼓浪屿,还是对于厦门,都是绝无仅有的。

仅仅是预告片便注入了如此多的用心,让人不由想象,Love Note的正片一定更为惊艳。Love Note的创作团队也表示,预告片仅仅展示了冰山一角,在正片里,音乐与舞蹈的美妙、情感与历史人文的丰盈会被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着实令人期待。

 

一个爱情故事,更是一部音乐剧

“Love Note从主线来讲,是一个爱情故事,但它不仅仅是爱情故事,我们通过展示不同时期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经历,也进一步展现了鼓浪屿的环境、建筑、人文的巨大变迁,许多历史事件以及鼓浪屿的标志性元素都将融入其中。

和其他的VR视频片不同,Love Note更多的融入了音乐、舞蹈等元素,导演把Love Note定位为VR音乐电影,因为他们确实将Love Note打造成了“一部很美的音乐剧”,通过VR视频特有的沉浸感与交互性,令观众跟随男女主人公穿越时空,亲身体验鼓浪屿的历史变迁与环境建筑变化,感受鼓浪屿的美,感受音乐的美,感受舞蹈的美。“我们希望所有的视觉部分、音乐部分、舞蹈部分等等,都可以给观众带来最佳的观看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