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歌舞片《Together as One》登陆Oculus Video

今天,Oculus宣布旗下Oculus VR for Good Creators Lab推出的作品《Together as One》现已登陆Oculus Video,兼容Oculus Rift、Oculus Go和Gear VR。

《Together as One》是一部360度全景视频歌舞片,由舞蹈公司Infinite Flow联合电影制作人Jessica Kantor制作。在影片中,我们会看到从年轻男孩与女孩的想象开始,他们坐在剧院里看着一对舞者,梦想着有一天也能登上舞台。最终梦想化作现实,他们还在这一过程中组建了一个社群,与舞蹈爱好者共同交流艺术。

通过将观众沉浸在表演之中,Jessica和Hamamoto希望《Together as One》能够打破各种界限。这里的舞者包括各式各样的人员,包括残疾人、聋人、盲人,以及患有隐性残疾的人士。这个组织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举办了70多场活动,数千人参加过他们的舞蹈课程。

Infinite Flow创始人Marisa Hamomoto表示:“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位舞者。”

essica表示赞同,“全景视频作为一种新媒介,能够更好地展现舞蹈艺术,放大舞者的人性光辉。”

《Together as One》最近在旧金山舞蹈电影节上进行了首映。

VR影片《Evolver》亮相VR Days 2018

近日,美国知名导演泰伦斯·马利克(Terrence Terry Malick)拍摄的第二部VR视频《Evolver》亮相VR Days 2018大会. 每当 Malick有新电影上映,总会引起电影界的一番轰动。

VR Days是一个为期三天的创意展,展览重点展示VR/AR/XR内容,汇聚来自全球各地的新奇创意。今年的大会在阿姆斯特丹举行(10月24日至26日),共计2000多名行业人士前来参会。

2011年,Malick执导的剧情片《生命之树》获得第64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2015年,他执导的爱情片《圣杯骑士》获得第6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今年,《Evolver》将作为参展的十部VR项目之一进行首映,影片中,观众将见证人类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让人们更透彻地感悟生命的意义。

Malick的第一部VR影片《Together》已经在今年的翠贝卡VR电影节上展出,我们也期待《Evolver》能带来更精彩的内容。

等不到了!金庸生前最后遗愿拍《笑傲江湖》VR电影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30日病逝香港,享寿94岁。据台媒报道,他生前最后遗愿便是拍摄《笑傲江湖》VR电影,令狐冲是他一生最喜欢的角色之一,版权现已留给台湾,预计2019年正式开拍,只可惜他等不到了。

知情人士爆料,金庸前一阵子已将《笑傲江湖》VR电影翻拍版权留给台湾,并且敲定2019年开拍。令狐冲是他一生最爱的角色之一,他也一直满心期待作品的完成。

金庸2001年在浙江大学演讲,曾被学生问起笔下的主角谁的武功最高。他当时回答:“这个不太好说,男主角我最喜欢令狐冲、杨过、萧峰。武功最高就不好说了,不过郭靖武功是很好的,算是第一吧。郭靖为国为民,我是很佩服的。”

Skybound推出VR互动恐怖剧《Delusion: Lies》,最先登陆Grear VR

大热美剧《行尸走肉》的发行商Skybound与总部位于洛杉矶的Delusion合作,共同出品了系列VR视频恐怖剧《Delusion: Lies Within》。与此前和三星合作推出的VR剧《Gone》不同,这次的《Delusion: LiesWithin》将被打造成系列全景视频恐怖剧,让恐怖效果更上一层楼。

该片由Jon Braver执导,故事设定在1940年代的美国南部,一对粉丝夫妇试图去寻找离奇失踪的恐怖作品的作家。在10个章节中(总共80分钟),观众可以跟随这两个粉丝到达不同的分支路线,进行电影冒险。观众在黑暗旅程中会有各种角色的互动选择。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漂亮的作品,”Jon Braver表示,它几乎欺骗了你,让你觉得就像真正在经历。而此次恐怖故事的叙事希望为故事添加更多的可交互元素——戏剧是一个互动游戏。在VR场景中,你是庄园里的幽灵并可以和他们一起旅行。

这部VR全景视频将于11月2日最先登陆三星Gear VR,售价4.99美元。这不是Skybound第一次上线Gear VR的作品,三年前Skybound与三星公司合作推出了VR惊悚片《Gone》,并作为当时Gear VR上发布的首批系列故事之一。

即将到2018年底,全景视频领域也在持续发展,部分要归功于Facebook的Oculus Go等新款头显的推出。Jon Braver说,技术层面的迭代,为Skybound制作内容提供了个广阔的空间,我仍然认为叙事特征具有惊人的潜力。

放出自家IP!英国动画工作室Axis Studios推出VR短片《The Bond》

近日,英国动画工作室Axis Studios宣布推出其首部基于自家IP构建的VR视频《The Bond》。通过VR技术,《The Bond》允许用户从多个不同视角看故事,并与虚拟世界互动。

《The Bond》讲述了有关TiaMuati的故事,她拥有神秘的力量,并掌管着一个名为LuKara的世界。通过陷入恍惚状态,她可以看到连接这一世界中所有生物的能量,并利用这些力量寻找陷入困境的生灵并帮助它们。

《The Bond》导演Olly Reid 评论说:“《The Bond》将使观众置身于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丰富而细致的世界,这在VR视频中并不容易实现。当我们努力将虚拟世界变为更为逼真时,我为团队所做的出色工作感到无比自豪,而VR就是构建沉浸式体验的完美媒介。”

百部好莱坞大片登陆Oculus VR不够2D电影来凑?

关注IN2的同学应该知道,之前有不少VR视频调研报告都指出,虽然VR游戏变现比较容易,但是大部分移动VR视频用户有50%以上的时间,是用来消费VR视频内容的。不过现在VR视频内容数量依然较少,所以VR平台也想到了用传统视频填充自己的内容库。近日,三星Gear vr的Oculus Home平台就将狮门、福斯等电影大厂的3D及2D大片和VR内容一起展示出来,以10-20美元的价格供用户购买后在VR影院模式下欣赏。

其实,早在2015年的Oculus Connect大会上,O记就宣布将会联手狮门影业和20世纪福斯公司,将后者的新片和经典电影搬上Oculus平台。用户如果想要观看这些传统影视作品,可以使用O记自家的Oculus Video应用,在其中选择影片来进行购买观看。近日,IN2打开Gear vr后,赫然发现Oculus Home页面上多出了一个Movies通栏,本来在Oculus Video中的好莱坞大片,目前已经在应用主页上显示出来。

IN2仔细浏览一下,目前Movies项目中共有近100部vr影片,其中包括福斯最新的《刺客信条》以及《死侍》,狮门的《饥饿游戏》系列,甚至还有古老的《怪物史莱克》系列影片。从定价上来看,所有影片价格都在9美元之上,3D新片的价格会更高一些,例如《刺客信条》的价格就高达24美元。

其实不止Oculus,国内很多做VR视频平台的公司,也会和传统视频网站合作,将后者的2D和3D全景视频内容引入到自己的平台之上,为的就是让平台内容库看起来更充实。不过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用VR头显来看传统影视内容是否有必要。2D电影用大电视看效果其实也不错,3D电影除了金砖四国的观众特别待见,一般观众其实兴趣不大。更别说一部电影90分钟,Gear vr从硬件层面就坚持不下来,硬件能坚持下来,估计观众生理上也坚持不下来。所以,用传统内容填充VR内容库,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决策。

《京城81号2》试水VR技术 打造沉浸式恐怖体验

近日,由著名导演陈嘉上监制,张智霖、梅婷、钟欣潼、耿乐等领衔主演的电影《京城81号2》发布首款重磅物料“地宫惊现”版预告海报,令观众期待已久的81号神秘地宫场景得以首次曝光。这款预告采用裸眼3D形式,令每一个惊悚的场景都有呼之欲出的逼真感受。自从3年前《京城81号》开启国产惊悚片的3D时代以来,“京城”系列IP就不断在视效技术层面颠覆着观众对国产恐怖片的固有成见。此次在《京城81号2》中更是大胆挑战VR视频短片,开国内先河,近日片方独家曝光了VR视频短片的全景视频剧照。

VR技术运用在惊悚电影上,最重要的就是带给观众360度视频无死角的恐怖画面,以及身临其境的极致体验。而对于全景拍摄来讲,灯光的布置和亮度的调控都有较大限制,如何在电影中弱光环境下来重现细腻的画面成为VR实现的重要难题。此次VR番外短片创新使用高感光模式拍摄,不仅能够捕捉到大量的暗部和亮部细节,更有效提高画面的宽容度,极大的丰富了画面的整体质感。在斥巨资按原址1:1复建的“京城81号”建筑片场,除了最顶处一个大型幕布实现的基础环境光,其他地方则大量使用小面积的面状光源,通过这种精心设计的布光技巧实现冷暖光区域的对比,成功为地宫场景营造了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

探索太空!VR影片《SPHERES》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VR视频太空探索系列剧集《SPHERES》亮相 威尼斯电影节,与会者将能够看到 SPHERES的完整剧集。《SPHERES》将于2018年登陆Oculus Rift。

《SPHERES》由Eliza McNitt打造,其第一集《Spheres:Songs of Spacetime》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次亮相。《SPHERES》是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系列剧,它将观众带入到宇宙的最深处,探索未来世界。伴随着萦绕心头的音乐,用户能够观看黑洞的碰撞,感受太空的荒凉和美丽。

“SPHERES 的灵感来自空间,我们花了数千年的时间研究宇宙并试图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但这是我们第一次走近宇宙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