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还在秋天 VR看菊花展吸引百万市民

昨日,第33届武汉金秋菊展闭幕,为期19天的展出,共吸引100万余市民前来观赏,成为江城金秋一大盛事。

菊展期间,记者走访发现,汉口江滩一元广场菊展现场的“汉马”造型格外抢眼,重现了今年武汉马拉松赛事盛况。东湖高新区菊展今年首次开启夜赏模式,4500平方米的游园内,2万个点状灯源打造茧状空间,50米蝴蝶长廊上1000多只光影蝴蝶随风舞动……该展区堪称菊展最有“亮”点的展区。

今年,除了用照片定格菊花之美,VR赏菊给市民提供了新体验。家住洪山广场附近的市民张先生称,VR赏菊让观众通过VR眼镜“走进”现场,“互动性和沉浸式体验感非常好。”

贾樟柯谈VR电影:技术不是凭空产生而是适应新的需求

“新世纪之初,数码逐渐取代胶片,后来是3D技术,再到现在的VR电影,这几年电影技术剧烈变革,我始终觉得自己像一个电影的学生。世界充满未知,而我努力想去了解,”出席第38届开罗国际电影节的中国电影导演贾樟柯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贾樟柯在本届开罗电影节上获颁“杰出艺术成就奖”。他曾是最早使用数字摄影机的内地导演之一,目前正在筹备一部VR故事长片。他向记者透露,剧本构思已基本完成,即将进入写作阶段。

“现在VR差不多都是以5分钟到10分钟的短片形式呈现,而我想挑战的是长片,看看在八九十分钟的容量里面,观众会达到怎样的观看效果。”

新技术的魅力所在,恰恰也是导演面临的最大挑战。

“当你戴上VR眼镜沉浸在电影世界时,你可以自主选择时空,但这个世界同时又是导演创造的,两者之间需要微妙的平衡。这带来了一系列导演手法的改变,要充分调动声音、摄影机和演员视线等元素,”贾樟柯说。

“必须有人向新技术迈进,”被问及观众是否能适应新的观影体验时,贾樟柯向记者表示,“技术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是为了适应新的需求,观众是想身临其境地来体验的。”

贾樟柯说:“其实这很像互联网购物,一开始谁都不看好,体验的人也不放心,但现在它已经变成主流消费方式。这需要一个过程,但只要技术是好的,观众接受起来非常快。”

李安执导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已于本月在北美和中国同步上映,能以120帧放映该片的电影院屈指可数,表明新技术大规模商业化仍将面对现有设备条件的掣肘。

贾樟柯不确定他的VR电影届时会以何种方式跟观众见面,但他对影片的放映前景感到乐观。

“有很多设想,比如配合具体作品做一个装置,也可能是内置式的节目,和成熟的VR终端合作。技术的改进有时候也是随着创作来推进的,如果产生了很多VR长片,技术人员一定会想到很好的放映方法。”

从《小武》至今,贾樟柯已经走过近20年的电影导演之路。在他不断探索电影艺术的同时,电影也在改变着他。

近两年,贾樟柯正尝试拓展自己“电影生活”的边界,比如担任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以及参与成立“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

“目前已经有约100块银幕加入联盟,这是个很好的开始。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艺术电影需要坚持两个条件,一是对生活新的发现和独特的理解,另一个是电影语言和形式,两方面缺一不可。”

“电影从人类情感的角度来理解人,从这点来说,电影一直帮助我理解自己,其次才是理解世界。日常生活中我们没有太多机会整理自己的思维和感情,而艺术创作本身是贴近自我、贴近生活真相的过程,这种自我探索不会停止,”贾樟柯说。

中国首家VR影院将由国美于本月底在四个城市建成

12月2日,国美电器高级副总裁郭军在第七届财新峰会上宣布,国内首家专业VR影院将在国美建成。在今年年底前,包括北京、沈阳、大连、深圳四地的国美门店,都将建成VR影院。据悉,这是专业VR影院首次落户中国。国美预计2017年将有百家VR影院在国美门店与影迷见面。

早在今年4月,国美就与HTC Vive合作,在全国的国美门店开展了体验专区的建设。同时,国美还与暴风魔镜合作,在北京国美马甸鹏润店建成了国内最大的移动VR体验馆。为增强消费者的体验感受,国美联合内容开发商,建立了全国首家“火山熔岩”VR场景体验厅,通过视觉、声音以及感官的刺激,提高了VR产品的体验感受,深受消费者青睐。

这次,国美选择荷兰Samhoud Media公司作为VR影院的合作伙伴。通过与全球最大的VR内容制造商合作,年底之前,国美将在北京建成国内首家专业VR影院,200平方米的面积,可容纳60人同时观影。影片内容引入将突破区域限制,由Samhoud Media和国美合作商共同支持。

郭军在演讲中称,国美从2015年开始准备做VR项目,目前已经在VR内容开发、VR影视、硬件制造、线下体验、投资合作等七个方面进行布局。之所以会推出VR影院,是因为觉得VR视频和影视可以给受众带来更广泛的体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年初,Samhoud Media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推出全球第一家VR影院。这家VR影院采用的是三星Gear VR加Galaxy S6手机,还有单独的森海塞尔HD 201耳机,固定式座位则换成了支持360度旋转的转椅。

动漫电影《你的名字》和VR理念竟然有着某种惊人的契合!

从12月2日凌晨开始,朋友圈、微博就几乎被《你的名字》的各种消息和新闻刷屏。

一向对八卦抵抗力弱爆的小编肿么经得住这样枪林弹雨地“攻击”呢?于是小编就打开了手机准备一(是)探(什)究(么)竟(鬼)。

《你的名字》(日:君の名は。)是新海诚导演制作的一部动画电影,由创作《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作品的安藤雅司执笔,由神木隆之介、上白石萌音等人气演员配音,讲述男主人公立花泷和女主人公宫水三叶在梦中互换了身份,邂逅彼此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你的名字》在日本上映第九周的周末,10月22和23日两天票房收入4.76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千万元),截止23日影片票房已经突破164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0.6亿元),并最终票房有望突破200亿日元,成为仅次于《千与千寻》的日本电影史上第二名。

于是小编在第(差)一(点)时(没)间(票)观看了这部《你的名字》。然而,在看了电影以后,小编却忍不住愕然:《你的名字》和VR虚拟现实的理念竟然有着某种惊人的契合!

提到VR,大多数人会联想到头戴式显示器,这是因为当你戴上这样的设备之后就可以真正地进入到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之中。可是在速途网看来,由于近几年对VR头戴式显示器的过度宣传,使得从一开始人们对VR的理解就产生了偏差。

VR绝不仅仅只表示一类产品。除了符合标准的硬件,更多的,VR所强调的是一种身临其境、虚实结合的体验感受。

那么,《你的名字》这部动漫电影中哪些设定高度契合了VR的理念呢?

契合点1:情感沉浸

最基本的沉浸感莫过于恋爱中的两个人。处在恋爱阶段的两个人会自然而然地将对方想成是自己,竭尽所能地去体悟并试图重现对方的生活,这在学术上被称作情感沉浸。

电影一开始就从泷和三叶的梦境开始切入。两人因为某种原因拥有了互换身体的能力(恢复正常后互换的记忆就会逐渐消失),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拥有了真实感悟对方生活的机会,并逐渐产生了好感。

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每一个谈过恋爱的人都会有这种类似的想法:多年前的那个她/他,现在还好吗?作为观众,很容易与影片中的泷或三叶的遭遇产生共鸣从而将影片中主人公的情感沉浸效果放大并最终过度给观众。

契合点2:虚实结合

《你的名字》这部电影在剧情的编排上采用了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通俗的来讲就是穿越。

新海诚制作动漫电影的特点在于采用极度精细的表现手法将现实中的场景进行逐一复原并在此基础上加以艺术加工。

所谓穿越其实并不是仅仅指《你的名字》这部电影中男三叶生活在不同的时空(从男主的角度来看,三年前女主所在的村子就已经因为一场灾难被毁)。在这部影片的背后,映射出来的其实是2011年的东京大地震。

影片中尽管泷和三叶每次灵魂互换后的记忆都会被清楚殆尽,但是泷和三叶依靠着现实生活中仅存的少许信息推断出对方的存在,并坚信有一天可以见到对方。

影片中泷和三叶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就相当于现实世界,而对方生活得世界就相当于虚拟世界。为了见到彼此,他们都努力在虚拟与现实的夹缝中寻找对方的踪迹。

值得注意的是,在《你的名字》结尾泷依靠自己坚韧的意志力扭转了时空,并解救了三叶。也就是说,在这部影片里虚拟战胜了现实。

作为影片暗线,虚拟和现实(泷和三叶所处的世界)的纠缠不清在《你的名字》当中引发了观众对自己所在世界的思考。

《你的名字》导演新海诚表示,在地震发生后,我发现整个社会都发生了变化,不知道脚下的大地什么时候会消失,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危机感。所以既然现实中发生了这么多残酷的事情, 我反而希望人们在电影里可以找到一个更加温暖、更加有奇迹的故事。

总结其实早在之前就已经有类似《刀剑神域》、《攻壳机动队》和《加速世界》这种将虚拟现实的概念融入故事叙事之中的动漫作品了,但是相比《你的名字》这些动漫作品更偏向对于虚拟现实硬件功能的幻想和延伸。

在小编看来,《你的名字》这部动漫电影通篇对虚拟现实只字未提却又处处流露出对于虚拟现实创作手法的巧妙运用。从沉浸感和心灵交互两方面切入,在心理层面为观众戴上了一整套无形的“虚拟现实装备”,并带领观众扮演源于现实的人物形象(三叶或者泷)演绎出高于现实的故事剧情来。

目前VR影视或者VR游戏内容都面临着剧情匮乏、表现形式拘束等众多问题,在《你的名字》中这种表现手法经过提炼后或将能够很好地应用在VR内容的创作上面。

小编也真心希望后续这部动漫电影可以出VR版的电影或者游戏,来满足观众真正走进《你的名字》的世界来寻找自己藏在内心多年的往事的心愿。

临终关怀VR纪录电影《摆渡人》环球公益盛典首映引关注

临终关怀并非是一种治愈疗法,而是一种在患者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使其减轻痛苦提高生命质量的医疗护理。1967年7月,伦敦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所现代临终关怀医院——圣克里斯多弗临终关怀院。到今日,英国已有临终关怀机构两百余家,美国有两千余家,而在中国不足十家。而《摆渡人》旨在通过VR全景的形式记录临终人群的生活,让观众亲身体验生命的意义,消除人们对临终关怀的恐惧和误解。

该片的制片人和总导演董宇辉向我们介绍:“《摆渡人》拍摄地-松堂临终关怀医院正是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至今这家医院已因为种种原因被迫搬家7次。在中国,人们一直很忌讳这个话题,始终不愿面对这条人生必经之路,但其实临终关怀医院里每天都充满欢乐的气氛。《摆渡人》通过最新的VR影像技术,让更多的人以身临其境的姿态,作为一个志愿者或病人,实现生命尽头最后的愿望,触摸到绝望的边缘那最温暖的阳光。医生、护士、志愿者,他们也许只是社会的普通人,却是医院病人们的“摆渡人”,她们的肩上承载着生与死,渡人到彼岸。《摆渡人》力求让每一个体验者体会到对于生命而言,“摆渡人”这三个字在片中的份量。我们也想通过这部影片证明:VR不是只有色情和暴力,VR影像拥有促使社会进步的力量。“

据悉,在拍摄过程中因为题材原因和一些病人的离去,剧组遇到了诸多困难,而他们更坚定了完成此片,让更多人将注意力和爱心投入到临终人群上的决心。而在拍摄结束后,每个剧组成员都变成了临终关怀的志愿者,以身践行他们想要通过《摆渡人》传达出来的态度,那就是让每一个病人,在生命的尽头感受到幸福。

2016环球公益盛典的嘉宾和观众给予了《摆渡人》高度评价,此片开创了VR公益电影的先河,为中国普及临终关怀理念做出了重要贡献。相信,未来VR技术将与公益电影更好地结合,从而促进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

星拥抱VR 情歌王子张信哲新专辑《还爱光年》竟有VR版

“我喜欢唱歌,不会把商演当成到野台上班,即使《爱如潮水》唱了几千遍,也是甘之如饴。”情歌王子张信哲曾这样说过。

张信哲年初一场病,让他决定放慢脚步,宣布暂别演唱会舞台,但商演还是要赚的,“不要让没钱阻碍我做音乐”,有钱才能任性。

张信哲年初参加《我是歌手》时严重感冒,加上工作太满,病情反覆,而演唱会生涯20周年开始的《还爱光年》演唱会也进入返场阶段,就在此时他坦言道:“觉得不能不服老,我虽然是歌坛20年的公务员,但不能无限地做,要重新规画自己的工作和身体。”

《还爱光年》世界巡迴演唱会蓝光BD已于11月25日发行,没想到,更大的惊喜是VR版本也在制作中,届时在家就能身临其境观看演唱会了,重温曾经的温暖激情。

“我梦想的生活,就是有很多钱。”张信哲说:“专辑爱怎么出就怎么出,唱爽就出,不用管销量”。其实即使是现在,他也很任性,《还爱光年》除了已发行的DVD、蓝光外,正在进行VR版本的制作,成本是一般DVD的几倍,但我要做最好的”。

网友对此戏称道,做哲迷也得超多金呀,黑胶、BD、DVD、VR,情歌王子是一次比一次会玩。

揭秘腾讯视频王菲在线演唱会背后的故事

2016年12月31日凌晨1点,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以下简称OMG)市场部总经理Jeff微信收到梁静茹老公赵元同给他发来的一条消息:“Amazing!”

这场现场票价最低1800元起的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场地共一万八千个位置,能亲临现场的人数有限,但有超过两千万人通过腾讯视频观看了演唱会直播。

腾讯视频交出了一份拥有4K画质、杜比环绕声效果及观看无卡顿的直播答卷,对王菲演唱会的画面色彩和声音质感进行了真实还原。同时这也是LiveMusic和腾讯视频做过的VR直播中在线人数最多的一场。

尽管已是31号凌晨,但外界的评价依然陆续反馈过来,直播效果收到了外界尤其是业界人士,包括传统电视台人士的好评,赵元同是为之点赞的观众之一。

湖南著名节目制作人马昊给团队发微信称赞道,“王菲演唱会的画面色彩和声音质感都很惊艳,不输任何电视直播。我在家看嗨了。”

这让直播总指挥腾讯OMG综艺业务部总经理Tina及其团队感到兴奋。

Tina告诉腾讯科技,能为观众提供这样高水准的还原现场甚至超越现场的观看体验,其背后是包括前端制作、后端技术在信号直播及输出上,对声音、色彩、清晰度在各种端设备还原度的一系列技术投入。

赵元同告诉Jeff,业界都在看腾讯这场演唱会直播做的怎么样,而“amazing”是他看完直播后给出的评价。

120人×90天

腾讯OMG演播技术中心副总监常树磊得知腾讯视频与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达成网络直播合作的消息,是在2016年8月。从8月开始,常树磊及其所在团队开始为12月30日的演唱会直播进行技术储备和调研。

对于网络直播,王菲团队一开始的诉求是画质要高清,音质要立体声。但面对王菲这位华语乐坛顶级歌手,及仅此一场的幻乐演唱会,腾讯LiveMusic团队决心把直播标准从高清画质提升至4K,立体声升级至杜比环绕声。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

常树磊回忆到,“王菲团队听到之后也比较惊讶,说你们一个网站能有这样的技术,他们特别惊讶,就尝试一点点地跟我们推进,一开始是用很排斥的状态,后来大家一点点打磨。”

视觉与听觉是一场演唱会所能提供的核心价值,4K画质与杜比环绕声毫无疑问能大大提高演唱会直播的质量,但同时也意味着一系列技术挑战。为此腾讯团队构建了一整套方案。

腾讯不仅从国内组织了最好的团队和设备,更是聘请了海外的相关专家专程过来为项目提供顾问咨询,具有4K直播经验的德国TV SKYLINE被请来担任直播的技术顾问,娄炜、张岩等顶尖声音制作专家为音频顾问和设计师。

整个负责演唱会直播的团队共120人,从10月确定直播方案到12月30日正式开唱中间只有两个多月,时间紧,任务重。

视频技术从SD到HD(高清)再到4K,4K是4倍HD的效果,是当前技术条件下能达到的最高清效果。

根据腾讯LiveMusic团队的介绍,本次直播,腾讯选择了先进的4K设备拍摄和IP传输方式,高清播出。这是腾讯视频第一次尝试4K拍摄制作:从摄像机拍摄,到收录、切换系统,包括整体的构架都可以当4K信号切换、收录。这与只采用4K设备拍摄,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画质提高随之需要解决的便是传输问题,当前业界普遍采用的高清画质(2K)传输所需带宽是1.5G,而4K画质传输需要的带宽是12G,为2K画质的8倍。这意味着视频传输的难度同时上升8倍。

常树磊介绍,为了解决传输问题,团队采用了现阶段比较成熟TICO压缩技术作为4K制作系统的传输解决方案,提高了整体流畅度。

“我们采用了一个IP架构的系统,大家可以理解为以前用铜轴电缆,现在都用上了光纤和网线,然后做了浅压缩,把12G压缩到10G,压缩到光缆去做传输、切换。这是一个比较前沿的技术,这套系统在整个亚洲腾讯是第一个用的,第一个尝试的,做了吃螃蟹的人。”

演唱会声音的传播质量更重要,为了最真实的还原现场音效,演唱会由杜比负责声音制作,腾讯直播团队推出杜比环绕声直播。

基于演唱会现场条件,经与主办方不断沟通,根据演唱会的现场条件和特点,腾讯在现场布置了15个机位,并使用了较多的特种设备,以更多的运动镜头和更为全面的角度,来展现相对安静的演唱者与时光隧道一般不断变化的舞台。

包含视频、音频、传输、灯光配合的一整套方案定下来后,12月18日,团队第一批人到达上海,经过多月准备,现在上场检验的时刻即将来临。

而直到此时,腾讯团队是否真能做好一场4K画质、环绕音质的直播仍受质疑,这需要团队用实践去证明。

从幻乐到真实

12月18日,腾讯团队第一批人到达上海,从那天起直到31号,团队要完成包括设备安装、调试、磨合现场环境、与王菲团队、东方卫视合作以及撤场等一系列工作。

从18日到31日,腾讯LiveMusic团队日程表上安排满满。

先前的方案此时被分解为一个个板块。

在拍摄上,腾讯在演唱会现场设置了15个机位,其中内场13个机位,机位的设置除了要恰到好处的捕捉到演唱会的各个细节,还需要确认与VR机位没有冲突。

15个机位中有6台为特种设备摄像机,包括国内最新进口的MovieBird52电动伸缩摇臂18米;Blackcam B40 电动遥控轨道,定制弧形轨道15米长。

这些名字冗长的特种设备摄像机存在的主要目的,是为观众提供更多角度,更独特运动轨迹的视觉感受,为个人演唱会创造更多镜头的新意,避免气氛单调沉闷,创造时空变幻的意象。

在音频上,在王菲团队设置的话筒外,腾讯团队在内场布置了8支收取观众音效的话筒,并在直播时进行音乐缩混配比,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还原现场效果。

幻乐一场演唱会的一大亮点是王菲与窦靖童同台演唱《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当现场镜头切到窦靖童的画面时,观看视频直播的观众也能清晰听到现场的欢呼,并且现场的欢呼声与台上的演唱声高低协调,观众有身临其境的代入感。这便是那八支话筒的功劳。

但话筒只是收取声音的第一步,在处理和传输上,腾讯团队进行了更多尝试。常树磊介绍,这次腾讯与杜比的合作不仅在前端和制作端,杜比更在终端播放器上进行了支持。

“我们整合开发了杜比的编解码技术,让用户在手机端、Pad端,甚至OTT端听到环绕声,就我们所说的5.1音频。”

什么是5.1音频?常树磊介绍,日常大家交谈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立体声,立体声是能分清左右的声音;环绕声是一个360度的声场,让听者能更好地沉浸在声场的环境下;全景声则是3D的,更立体。环绕声可使耳朵感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全景声是在整体的空间里会有很多3D立体的维度。

“所以我们在声音里也不断地在尝试做升级。我们在直播的时候,有立体声也有5.1,这次直播里头没有全景声是因为客户端还没做完,但是未来的点播,我们会把4K和全景声结合在一起,给用户一个更好的沉浸式地体验。”

腾讯团队的行动最终获得了王菲团队的认可,“直到最后一两天,他们看到彩排效果越来越好,而且按照我们的修改意见,修改灯光、修改他们的一些舞美装置,他们才发现这个是对的。”

高质量的音视频,最终通过IP架构系统稳定的传输到了观看直播的几千万观众面前,保证了播放流畅不卡顿的体验。

除了前端IP架构外,后端云服务也提供了很大帮助。

常树磊介绍,“一方面,团队前期做了一下变换(IP架构),另一方面是我们的后台、运维和架构平台部同学做了全面规划,准备了合理的带宽和服务器资源到王菲的演唱会上。”

根据统计,2100万用户在线观看王菲演唱会,腾讯视频为此消耗的带宽相当于全国用户每天在今日头条阅读和观看视频所使用带宽的两倍以上。

除了保证播放流畅外,由于这次演唱会是面向全球用户直播,腾讯视频技术团队联合第三方厂商为海外的体验做了充分优化,共有166个海外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在线观看了直播,不少地区的海外用户打开直播的缓冲时间达到两秒以内的缓冲速度,和国内用户的体验相差无几,可以说是视频网站在全球直播中达到海内外用户体验最接近的一次。

在制作上的充分投入和准备最终收到了好的结果,来自外部的好评让团队感到开心,但常树磊却已经在总结这次直播中的经验和教训。

“这是第一次尝试,我们也发现一些问题,回去也要总结。比如说,摄像机和光之间的配合、机位的排布、调度以及音频上游信号的实取等,说起来比较琐碎,都是一些小的点比较散。如果未来再做这种类似的事情,我们也希望能再往前走一步。我们最终的想法,就是真实地还原现场效果,让观众有更好地体验。”

对于外界关于直播音效与实际音效存在差异的质疑,常树磊解释,直播做的是现场同期声的缩混,并不是把王菲的东西全部修饰掉,直播要的是还原歌手真实的声音和现场氛围。

“我们追求真实,但从不放弃画质和音质。”

为新春添年味 惠州西湖花灯博览会将采用VR技术

今年西湖花灯博览会主题为“金鸡晓鸣飞鹅春翩”,以《飞鹅春翩》《惠城传奇》《金鸡晓鸣》《梦幻光影》四大主题进行总体布局。

远看是“灯山光海”和“蓬莱仙境”,近看是“火树银花不夜园”,要过一个充满民俗味道和鹅城韵律的春节,西湖花灯博览会成为近年来惠城居民必不可少的节目单。据悉,“金鸡晓鸣飞鹅春翩”2017惠城区西湖花灯博览会将于本月9日璀璨亮灯,持续到下月28日。

本届西湖花灯博览会还将同步启动网络灯会,网络灯会分为电脑版和手机微信版,主要有VR观灯、灯会VR宣传视频、最美花灯由你选、许愿墙四大功能。

其中,网络灯会将采用VR航拍技术、H5新媒体页面、智慧旅游等网络主流技术。VR技术在西湖花灯会中的应用实现不仅是一次活动传播技术层面的革新,同时也是用户体验的一次极大提升,让市民网友在视觉感知、听觉感知、运动感知等方面真正做到“足不出户游灯会”。

感受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历史时刻 《泰坦尼克VR》出展CES

泰坦尼克号通过电影展示出了一份浪漫的爱情灾难,在灾难中爱情的表达方式仅仅是希望对方活着而已。影片以1912年泰坦尼克号邮轮在其处女启航时触礁冰山而沉没的事件为背景,描述了处于不同阶层的两个人——穷画家杰克和贵族女露丝抛弃世俗的偏见坠入爱河,最终杰克把生命的机会让给了露丝的感人故事。

《我心永恒》恐怕还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爱情代表之作,近日,在2017 CES展会上,VR开发团队Immersive Education公开了VR体验《泰坦尼克VR》(Titanic VR)Demo版,意在让玩家感受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历史时刻。

探索历史,探索在海底两英里深处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原因这就是《泰坦尼克VR》的意义。目前的试玩版需要使用HTC Vive来体验,未来的正式版玩家将可真正进入船中,见证灾难中的爱情和历史。

电影制作人必看 美国动画大师讲述如何在VR中讲故事

2016年12月的一个下午,凯文·盖格(Kevin Geiger)举办了一个关于如何在VR中讲故事的定期讲座,地点是在北京电影学院一个演讲厅。

在讲座中,他敦促电影制作过程中的每个人,包括导演、演员以及创作链中的所有人,都要转换思维方式,适应这种新型媒体。

盖格是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曾任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原创内容副总裁。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人在探索VR电影在中国的发展方向,而盖格走在了他们的前列。盖格不仅自己制作电影,而且还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新数字媒体学校设计沉浸式媒体课程。

自2014年以来,中国对这个领域的兴趣出现了疾速增长。Facebook于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提升了投资者将低成本VR设备投放到中国市场的兴趣。到2015年年底,市场上突然出现了100个VR头盔制造商,生产类似于谷歌 Cardboard或三星Gear VR那样的移动VR头盔。

现在业界看到了硬件之外的机会,将注意力转到了软件和盖格讲述的那类故事上。新的VR创业公司正在探索一些新的理念,比如辅助治疗抑郁症的VR应用、VR电影编辑软件和VR动画等等。

另一方面,人们对VR消费需求也很旺盛。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的资料显示,中国的VR市场将在2020年达到79亿美元(550亿元人民币)。

据德勤(Deloitte)报道,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电影市场,2015年票房收入达到63亿美元(440亿元人民币)。 盖格说,这个规模已经足够大,可以为剧情片提供良好的支撑,这也是他重新启动独立工作室Magic Dumpling的一个原因。

盖格和Magic Dumpling的伙伴们创造了一些“灵感来自于中国文化”的动画人物。比如豆腐男孩(Tofu Boy),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还有两个微笑的石狮子,名为Stoney和Rocky,这两个项目都在2012年被迪斯尼买下,盖格也进入该公司,成为了中国创意团队的领导(但在2015年离职了)。

盖格出生在俄亥俄州,为人随和,善于适应技术的变革。他在大学学习的是绘画专业,毕业之后不久,他意识到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已经开始取代手绘动画,所以他开始学习如何编程。在1995年至2007年期间,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迪士尼动画制作公司工作,参与创作了《幻想曲2000》和《恐龙》等电影,后来成为该工作室第一部3D动画长片《四眼天鸡》的计算机图形监制。

2008年,他应邀到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授课。和电影中的常见情节一样,他也意外走上了新的事业轨道。盖格表示,看到VR在中国的迅速发展,他决心在中国多留一段时间,另外开创一番事业。

业界人士埃里克·汉森(Eric Hanson)在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授课,也在加州的xRez Studio开发VR内容,他认为,美国人接受VR的速度比中国人慢,盖格在中国遇到的机会比在美国更胜一筹。

为启动北京电影学院新的VR中心,盖格提出了一些直接将观众放置在故事之中的VR项目。由于VR观众不像传统电影观众那样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所以电影创作者必须找到讲故事的方法,因为剧情在观众的正前方发展的时候,观众可能会去看身后发生了什么。盖格的解决方法是让人们各自去探索电影,不过当故事发展到关键节点时,就把大家拉回到共同体验中,每个观众都必须经历关键节点之后,剧情才会继续发展。

他的首批项目中有一个叫《四菜一汤》的VR短片。故事线比较简单,讲的是一个老外和中国女友的家人一起吃饭。在写剧本之前,他就让演员真的去和中国家庭一同进餐,并用立体摄像头从外国人的视角记录他们的即兴发挥。

其他项目的主题则更加传统一些,比如让外国人在VR中参观秦始皇兵马俑等等。

在中国工作期间,盖格把精力放在专业知识的分享上,在与中国同事交流的时候,他会注意不要将把自己那套西方观念强加给别人。

当然他也发现一些文化差异会对自己VR项目造成影响。比如女主角要嫁给别人的时候,西方编剧可能会让男主角闯进教堂,在众人面前向女主角作出爱的宣告,而中国编剧却可能会让男主角去挑战女主角的未婚夫,但并不向女主角直述衷肠。

而且在商业做法上也存在差异。盖格说,在西方,如果电影没有制作完成,就要用投保获得的款项赔偿投资者,但这种做法在中国被视为没有必要。

在中国最早的VR项目不是全长电影,而是广告和宣传视频之类。

在中国的VR体验店,你只需花上7美元(50人民币)就可以玩一玩VR射击游戏,看一些短视频。业界人士埃里克·沙姆林(Eric Shamlin)曾前往中国探索合作机会,他认为,探索性VR内容可以在这种体验店里推出。

北京VR动画初创公司Sandman Studios的创始人楼彦昕表示,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出现一部真正可以横扫中国电影市场的VR票房大片。原因之一是愿意承担风险做VR电影的投资人很少,但另一个因素是,电影创作者仍在在寻找恰当的VR叙事语言。楼彦昕说:“每个人都在做实验,不过这个过程非常令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