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VR电影 我们期待的就是”沉浸”

说好了不跟风谈VR,即使被人说被OUT了也无所谓,但今天还是要来谈一谈它,这啪啪打脸来得好像有些快!

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但VR既然最终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大多是外行的使用者,那么其实作为外行的我们的想法还是有些重要的。

就说最直接的吧——我们为什么愿意花钱去购买或体验VR产品?而且这钱还不是小钱,不说VR资源以及适配的PC,仅仅一个VR头戴也得快4000RMB吧。为啥呢?

还不就是为了体验一下那传说中的“利用多源信息融合的交互式三维动态视景和实体行为的系统仿真使用户沉浸”的感觉!要的就是满满的360度无死角的沉浸体验呐!这可是VR技术的最大吸睛之处,也是最大的优势。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并且身临其境地去体验,这种感觉想一想都觉得好期待好过瘾。

那么,目前,VR产品的“沉浸”效果究竟怎么样呢?

先听听使用者们的感官——

网友”nore”:三星GearVR把玩了大半天,如果简单几个词总结的话:惊喜,震撼,值得入手,期待升级。

首先3D立体效果非常好,浸入感很强,可以形容为就像身临其境,由于note4尺寸有限,视野四周有一圈盲区,所以具体点形容就像身临其境后透过一副防风眼镜看世界。由于Note4采用的是2K分辨率的屏幕,所以画面整体效果还是很细腻的,当然还是能看出像素,完全可以接受。

网友“太严肃”:使用VR设备玩GTA5别期待过多。使用OculusRift看一会儿城市和自然风景是非常不错的,但真的长时间游玩就需要强大的意志力了。“兼容”而来的游戏体验相比为VR量身打造设计并充分利用VR设备特性的游戏终究还是差很多,沉浸感和眩晕程度(延迟等)都比不上原生游戏,实际上大家平时视频里看到的大多数利用VorpX这类软件转换后的VR游戏体验,以及市面上一些兼容普通左右分屏游戏的VR头显的体验,都是这样的不理想。

网友“yvlo”:我们现在用vr就像70年代用电话一样……

网友“combane”:真正的沉浸式体验并不只是把显示屏贴到头上就能解决的,相关的传感和反馈技术都不是很成熟,只能说新奇但是好玩还远远谈不上革命性。

网友“AndySun”:VR设备现阶段还有好多问题需要解决。大多数VR设备局限在了视觉层面,有的可能会附带了立体声模式。试想一下,带上VR头盔设备玩游戏,所有的控制仍然是靠键盘和鼠标,只是比现在的模式多练习了一会儿颈椎保健操……

网友“oz01”:用时间长了会头晕恶心。

网友“度外忘川”:买的暴风魔镜2,开始确实挺新鲜。可以看全景图片,视频什么的。玩起VR游戏,有些游戏确实有沉浸感。最后实在想再新鲜点,就用软件把电脑屏幕投到手机上,玩电脑游戏。玩那种分辨率非常高虚幻3引擎的成人游戏简直爽爆了!有种突出来的感觉!但是玩时间久了头晕。

网友“BrianMaek”:全新的认知和体验,没有比这个更酷的了。

网友“shulanglei:屏幕像素太粗,稍微远一点的字完全看不清楚,视力好的同学会有一种无法聚焦的无力感;我用的NOTE5,加上头盔还是严重影响了头部转动的灵活性;用手柄移动会无法避免的带来晕船感,玩久了还会伴有头痛症状;不转动头部,光用眼睛转动看场景,会发现除了中心部位外全是重影的;不适合亚洲人鼻梁不高的特点,眼睫毛会碰到镜片,距离太近也会很容易起雾;玩一会就很热,整个眼睛区域无法透气,久了有一种军训中暑的感觉。

通过梳理,我们可发现,使用VR产品的普遍反映是,爽、酷、沉浸的效果不错,同时会有不适感,如头晕、恶心。

那么相关的业内专家又是如何看待VR产品以及VR电影的前景呢?

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行业对话,华强文化科技集团高级副总裁丁亮直言不讳,“目前从技术层面讲,VR数据量处理能力在提升,技术水平明显提高,但仅仅达到及格而已。”

北京聚光绘影科技有限公司CEO徐飞表示,不止硬件和内容,目前的VR体验,远没有满足用户舒适体验的需求。“观众看VR短片,超过10分钟就会头晕,目前是一种普遍现象。”

业内人士表示,想要冲击2D平面电影市场、3D立体电影市场,VR技术“路很长,但跑得快”。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李捷表示,2015年,全球关于VR技术投资的70%集中在硬件领域,而在不久的将来,内容和软件开发会紧随其后。“三到五年内,例如眩晕的问题,一定能够解决。”李捷说。

北京电影学院科研信息化处处长刘军表示,真正的“沉浸式”体验,不但需要为观众营造立体逼真的场景效果,当观众移动眼球或转身时,设备还要能够感应观众的身体变化,眼中的画面也要相应调整。“眼睛移动速度快慢和移动方向不同,就要求设备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大量计算、精准判断,如果是高清画面,对技术条件的要求会更高。以目前的水平,是很难达到的。”刘军说。

不过,有人从VR技术的瓶颈中仍然看到了行业发展的巨大前景。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表示:“比如目前很多人说的眩晕问题,可以通过计算能力的提升,提高传感器的敏感度,研发低耗电量、高刷新率的屏幕来实现,所以硬件端还有很广阔的机会,今后还会层层递进,围绕VR技术的操作系统、工具类软件、社交平台都有广阔的前景。”

刘军认为,VR技术未来将在自然与人文风光展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不但使得观众身临其境,还能做到跟观众互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段时间举行的动漫游戏国际化工作文员会揭牌仪式上,欢乐之旅CEO史蔚安发表了一番对VR/AR的看法:现在的VR处于开荒时代。用户的现状并不乐观,他们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花了几百上千买了个VR设备戴在头上,然后看了一圈觉得好棒或者好晕,然后就放在一边落灰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个差距正是我们所有人需要共同解决的。比如说如何完善软件做到不晕眩,如何完善硬件让用户去更好地体验VR,等等。

所以,想做VR产业的,怎么完善好“沉浸”体验,喂好使用者的眼球,这才是最关键的。你们加油,我们等着!

Oculus携手惊悚片导演拍摄首部恐怖VR影视

著名惊悚片导演亚历山大·阿嘉和Oculus正在vr工作室Future Lighthouse合作,打造他们首部恐怖VR系列《Camfire Creepers》,合作方在WME的协调下签署了合约。凯西·约翰逊(Casey Cooper Johnson)和马丁·安德森(Martin Andersen)将与阿嘉共同制作节目,并编写第一季的剧本。

由亚历山大·阿嘉(《隔山有眼》和《食人鱼3D》)执导的恐怖片系列将邀请观众参加一个篝火营会,一群营会者将轮流讲述一个恐怖故事,而每一个故事讲把你带进你最黑暗的童年恐惧之中。

受《鬼作秀》和《慑魄惊魂》等经典作品的启发,《Campfire Creepers》是首批希望把更多主流观众带进VR的剧集式沉浸内容之一。据映维网了解,罗伯特·英格兰德将客串其中一集(最为人熟知的是出演《猛鬼街》中弗莱迪·克鲁格一角)。

亚历山大·阿嘉和Future Lighthouse在每一集都将利用全新的摄像机移动、编辑和微距镜头等技巧来挑战VR故事叙述的极限,力图为观众带来更多惊悚刺激的体验。

《Campfire Creepers》目前正在拍摄中,据映维网了解首集将于今年万圣节期间独家上线Oculus Store。

行业丨VR是否将颠覆以往的影视模式?

作为一项未来技术,VR在电影领域的发展近年来一直是个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无论是360度的自主选角体验,还是亦真亦幻的虚拟现实世界,VR电影日渐成为继3D电影之后的又一类体验模式,而且随着VR技术的深入研究,还极有可能取代后者,甚至颠覆一百多年的电影院观影模式,而最近包括《敦刻尔克》、《银翼杀手》等越来越多的好莱坞大片开始着眼于把VR元素作为一个重点推广手段,吸引了大批电影爱好者的关注,而这次斯皮尔伯格更是首次将VR作为故事核心搬上大银幕,这一切行动似乎都在昭告着天下,VR电影时代要来了,还比想象中来得更早一些。

那么问题来了,VR技术相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者说VR技术能为电影行业带来哪些颠覆性的改变?

前所未有的沉浸感观影体验

不论帧率还是分辨率提升,多年以来,主流观众观影看到的始终是矩形画面,看到的是导演想让观众看到的场景的一部分。而VR头显的出现,则从显示方式上彻底改变了这种观影体验,因为戴上VR头显,观众的视角不再受限制,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视角,向各个方向看到整个场景。而且由于看到的是整个场景,代入感极强,观众仿佛身在拍摄的现场,或者就站在角色的旁边,这时候的听觉,触觉、甚至味觉、嗅觉等都能为观众提高其沉浸感,毕竟以往2D或3D通过一块方形的屏幕,始终不能让观众完全沉浸其中,唯有VR创造出来的三围空间,才能为观众带来身临其境般的沉浸感体验。

无所不能的自然交互体验

以往的电影观影体验,除了情感的共鸣以外,电影中的世界与观众之间几乎是完全独立的两部分,两者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但VR技术在电影世界的应用,彻底打破了两者之间的界限,因为VR头显里的画面世界不在于屏幕而在于三围空间场景,观众可以利用VR设备让自己与虚拟世界中的物体进行互动,例如VR场景中有一个篮球赛环节,观众可在VR场景中将篮球捡起来并进行投篮,甚至观众可在VR电影世界中与主演一起对话,一切切磋球艺等。

超乎想象的超现实体验

众所周知,电影作为人类重要的娱乐消遣工具,其最大的功能就是满足人类对世界万物的想象能力,但以往屏幕显示主导的电影世界,仅仅局限于满足观众视觉上的想象,对于观众亲身想要亲身体验某些极限则无从下手,而在VR电影场景世界中,观众可以置身一个虚拟世界经历一番体验,而这个虚拟世界完全由内容创造者随意掌控,因此,在VR环境下,观众可以经历平时无法经历的体验,包括很多完全凭借虚拟构造出来的超现实体验,例如太空漫步、火山口蹦极攀爬等。

不可置否的是,VR颠覆电影业只是一个时间数字问题,但也注定VR电影征程路上必然充满艰辛,需要无数电影人一路探索一路总结一路分享,毕竟现实世界中的资源总是有限的,而虚拟世界可以创造出无限的资源、无限的数据和无限的创新,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吸引无数电影人为之展开孜孜不倦的索求,当下电影人可根据以上几种形式为VR电影的普及杀出一条血路。

VR剧情短片

由于传统影视的镜头语言和叙事手法在VR下不再成立,VR下如何讲好一个故事还处于探索期,目前大部分导演都选择先拍摄短片进行尝试和探索,片长一般在5分钟到15分种左右。例如林诣彬导演执导的《Help》就不足5分钟。

VR纪录片

全景视频能够记录现场的整个环境的特点,也非常适合拍摄纪录片。例如Within工作室的《Clouds Over Sidra》就讲述了一名12岁的约旦少年Sidra在难民营的贫苦生活。NBA巨星勒布朗·詹姆斯曾拍摄了一个12分钟的VR纪录片,观众可以身临其境地看到他日常的生活和训练。

VR宣传片

很多风景区、酒店、场馆等,都制作了自己的全景宣传片,通过全景完整的展现景区、酒店的环境。由于表达技巧相对简单,优秀的全景宣传片数量比VR剧情片多不少。

VR动画短片等

相比于实拍,也有很多团队选择制作动画短片。除了像传统动画一样预渲染成全景视频,VR还可以制作即时演算的交互动画短片,例如GoogleSpotlight Stories的交互短片《Pearl》等。

NextVR第一部长时间的VR电影发布预告片

NextVR是一个以直播VR体育和音乐会而闻名的平台,目前正在制作一部名为“Paranormal Evidence”的原创VR悬疑内容。这个位于加利福尼亚的VR直播公司发起了该项目,被描述为“在过去报道的闹鬼地区,对不可解释现象进行虚拟现实调查。”

第一集发布于8月1日,专注于Pennhurst Asylum的破旧大厅,旨在通过Jack Kassewitz领导的调查人员来捕捉遇难事件的证据。NextVR工程团队利用他们的VR实时捕获技术来建立一个专有的相机系统,可以在黑暗环境下拍摄全谱图,使观众甚至可以看到调查人员也难以察觉的东西。

NextVR首席执行官DavidCole说:“我们正在为VR粉丝创造原创内容,从而大大扩展了NextVR的娱乐产品组合。 Paranormal Evidence是在黑暗和令人毛骨悚然的空间进行的一次冒险,并且是对超自然发人深思的探索。”

这个节目似乎被定义为超自然现实表演,其中一段模拟的非小说片段展示了“调查员”惊吓害怕的神态,但是自然而然的是,“调查”不会产生任何实质内容,尽管这个标题很大胆。

该团队声称已经成功地拍摄了“多个奇怪和令人不安的事件”,这在VR中肯定让人不安。Cole说:“当你穿上VR头显时,你会很快与我们的团队进入Pennhurst Asylum。你也成为调查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非常适合VR的体验。超自然现象可能不适合每个人的口味,但其使用VR相机技术可能会引起人们兴趣。但可能更重要的是,该主题可以扩展NextVR的内容组合,现在增加了原创内容制作。

NextVR之前已经制作了一些简短的原始内容,但是“Paranormal Evidence”标志着更多实质性产品的开始,一部展示大概会有30分钟。

Cole 告诉 Road to VR:“首先,我们开始计划自己的目的地。我们已经确定了吸引我们的粉丝,并可以增加体育和娱乐影响的关键领域。具体来说,我们可以构建与观众兴趣一致的剧本。我们很乐意与合作伙伴一起满足计划需求。”

“我们正在开发的一些编程类型在概念方面很“很棒”。我们处于一个完美的位置,通过创新的VR编程来满足观众的喜好,因为我们有现成观众,我们理解观众的喜好。”

“Paranormal Evidence”可以于8月1日在NextVR应用程序中找到,可用于Samsung Gear VR和Google Daydream系统。今天下午5点,NextVR应用程序将提供VR预告片视频。

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 华语动画《拾梦老人》入围

世界四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公布了竞选单元名单,由Pinta Studios制作的VR动画《拾梦老人》入围VR竞赛(Venice VR Competition)。这也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第一次在竞选单元设置VR板块。

那么《拾梦老人》是怎样一部VR动画片呢?

《拾梦老人》讲述了主人公捡垃圾的老头和他乐观积极的小狗,在巨大的垃圾场中,日复一日捡拾人们丢弃的梦想的故事。在VR影片中,观众将完全置身故事,甚至能走近观看主人公的一举一动。尽管《拾梦老人》画风走了“国际范儿”,但片中不乏许多中国观众熟悉的元素。

这部VR动画制作方是Pinta Studios,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其制作团队成员均来自国内一线动画电影,电影特效和游戏公司,包括Blue Sky、EA、追光动画等。《拾梦老人》是Pinta Studios的第一部VR动画作品。导演米粒曾参与《大圣归来》《小门神》《魁拔》等近年中国市场炙手可热的动画电影。

本次竞赛设有三个奖项——最佳VR影片(Best VR)、最佳VR体验(Best VR Experience)、最佳VR故事(Best VR Story),结果将在9月电影节期间公布。

而与《拾梦老人》一同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R竞赛单元的中国作品还有一部由蔡明亮导演执导的VR实拍电影《家在兰若寺》。

重拍中的《狮子王》或是迪斯尼第一部带有交互体验的VR动画片

正在加州 Anaheim举行的迪士尼D23博览会,好像一夜之间再次变成了AR/VR行业盛会。从绝地武士到漫威超级英雄联盟,米老鼠家藏多年的大IP瞬间都成了拯救行业市场的救星。还是那句话:对于大众市场来说,什么技术什么战略都不如一个大IP管用。事实上,跟联想或者Oculus的IP合作,只是引发科技行业关注的一些“小事”。D23的重点依然是迪士尼在电影和娱乐产业中的主流业务:电影和周边。

已然跻身技术领域的迪士尼怎么会仅仅满足只用IP打天下。自家在动画制作、视效以及VR/AR沉浸式叙事上的探索不仅一点不弱,而且随时都引领技术创新潮流。

VR/AR领域相关,除了刚刚宣布的星战AR头盔和漫威VR游戏,同样在周末的D23现场,迪士尼还为粉丝们开启了一下正在重拍的《狮子王》“真相”。

让现场7000多位粉丝惊鸿一瞥的新版“辛巴”是一部结合实拍和CG动画角色的电影。现场展示的镜头是摄制组在非洲拍摄的一些实景镜头,包括风光和动物(大象、狮子)。这个“片花”只在现场播放不会发布在任何数字平台。据说这组专为D23现场粉丝献上的大礼,最后镜头还是大家都熟悉的老拉菲奇举着小辛巴站在那块大石头上。

新版《狮子王》宣布将在2019年7月暑期档上映。负责执导这部经典翻拍大片的Jon Favreau,正是《奇幻森林》的导演。特效团队依然是获得这届奥斯卡最佳视效提名的《奇幻森林》的VFX团队。

已经在洛杉矶进入影片制作的导演和VFX团队都宣布,正在使用虚拟现实工具和制作技术来打造这部影片。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的NAB展会上,MPC的VFX主管Rob Legato就说过:

我们将大量使用虚拟现实制作工具,给观众带来好像置身正在观看的故事之中的体验。(戴上VR头盔)你可以像摄影师一样“走进”电影中的真实场景。我们的演员目前就可以在这些场景中走动,他们可以彼此看见,因为整个环境中的树木和角色都是3D的,所以走在里面就跟身处现实世界一样。

虽然迪士尼不可能曝光任何一点制作花絮,但从特效艺术家的上述描述看来,这的确是一个能让观众进入并且走动的电影体验。只是不确定作会不会给观众设置多一些互动性更强的非线性剧情。去年上映的《奇幻森林》只有简单的3D 360视频。百老汇的《狮子王》舞台剧也只是一个360度视频。看来两年后才上线的新版《狮子王》足够迪士尼在沉浸叙事上搞搞新意思了。

最近一次迪斯尼对沉浸叙事的突破,是今年初上映的《美女与野兽》。电影本身很一般,VR体验却真心不错,尤其是使用了Oculus Touch的交互版本,观众们终于可以在迪士尼电影里“动手”了。我们对VR故事创新的信心不仅仅建立在迪斯尼在这一领域的大踏步节奏上,更建立在MPC的VFX团队作为载誉无数的视效老兵的功力之上。

我们曾详细报道过,这支好莱坞视效最强阵容,是如何同步制作今年老斯科特的最新《异形:契约》大片及其VR体验的。对于这些好莱坞的特效老兵来说,制作电影VR体验或者干脆是VR电影,相对初创的VR内容团队来,都要熟练和有经验得多。

在利用CG创作虚拟现实环境,以及搭建演员预演的虚拟场景方面,MPC的VFX团队应该更是驾轻就熟。在为《奇幻森林》这部CG动画和真人共同参演的影片制作特效时,团队花了数个星期在印度的丛林中研究树木,然后创建了一个CG的树木和苔藓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枝丫纵横的茂密植物以及它们散落下来的纷纷扬扬的枝叶。小主角Neel Sethi被整合到这个数字丛林里,与他的CG出来的动物朋友一起演绎故事。

这样的虚拟场景制作,只要把剧中角色的某些“戏份”预留给观众,就能为实现交互式的沉浸故事节省大量资源和时间。电影视效技术的长期发展,让VFX团队无论从素材采集、生产工具、建造虚拟场景还是CG技术、工作流程和资源管理上,都拥有强大的优势。

此外,MPC的VFX团队还在面部识别技术上做到了动画角色与配音演员“音形合一”的神似效果。大家都记得《奇幻森林》里的那只老胖熊怎么看都像为它配音的影星老比尔·莫瑞。因为特效团队花了大量时间观看动物的视频,研究他们的生物学特性以捕捉他们的形象。把为动画角色配音的明星们的面貌特征与角色融合在一起,创建CG的“明星动画”形象。为此特效艺术家们同时变身解剖专家,雕塑家,物理学家和演员。要做出这些效果就需要有这些技能来加持,然后才能创建和渲染出一个逼真的动物形象。

为2019版《狮子王》配音的巨星包括 Donald Glover(辛巴配音,美国黑人演员,嘻哈歌手)、James Earl Jones(老戏骨,作品是一堆星战和1994年的狮子王配音)等。可以想象一下新一代CG动画明星们的相貌了。

VR/AR娱乐内容创作的新大陆上,相对Facr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呀,迪士尼更像《狮子王》里那只老狒狒拉菲奇:You follow old Rafiki, he knows the way!

第一部长达40分钟的VR电影来了 Oculus全力赞助

看一场完整长度的 VR 电影会是何种感受?这在 VR 电影普遍不到十分钟的放下有些无法想象。这部分是出于长期佩戴不适的限制,部分是因为电影制作手法本身的启蒙阶段,不过 Oculus 与影片制作工作室 Felix & Paul Studios 和 Funny Or Die 想要挑战许多困难。他们制作了一款长达四十分钟的 VR 电影

影片的名字是《Miyubi》,一个日本的名字。影片中玩家的第一人称视角所扮演的是产自日本的高级机器人,讲述了这个机器人 1982 年在一个美国家庭中的生活故事。或者说根本不能用“主角”和“讲述”的概念来看待 VR 电影。Felix & Paul Studios 的联合创始人 Felix Lajeunesse 的说法是:“我不认为这是看《Miyubi》的正确方式,你的确是影片主角,但事实上并不需要这样。这或许适用于某些特定的概念里……我认为对于 VR 这种充满挑战性同时又有着特殊魅力的叙事媒介来说,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让观看者参与到故事当中?”

斯皮尔伯格新片《玩家一号》揭示VR未来新形态

VR虽然被誉为游戏的未来,但是目前VR游戏的体验却很难让见多识广的玩家满意,不过著名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新作《玩家一号》却给玩家们展示了他心中的未来VR游戏世界。

故事发生在 2045 年,那时地球上人口爆炸,能源消耗殆尽。一家名为“绿洲”的游戏公司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将其与网游结合,打造了一款极具颠覆性全体感VR游戏。在游戏中,人们可以逃避现实,成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

《玩家一号》不仅仅是电影,还是一个游戏计划,今年三月底和电影出品方华纳影业达成合作。HTC Vive 将在《玩家一号》的世界基础上打造多款 VR 内容,并通过 Viveport 进行内容分发。电影国内上映时间为 2018 年 3 月,相应的 VR 内容届时应该也会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