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VR相机飞到国际空间站,前去拍摄《美国国家地理》纪录片

一家以色列相机公司Human Eyes表示,该公司生产的一个VR 拍摄相机已经被送到太空,参加拍摄由曾获奥斯卡提名的达伦·阿罗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指导的美国国家地理纪录片。 相机将由宇航员保罗·内斯波利(Paolo Nespoli)用来在美国 - 俄罗斯 - 日本 - 加拿大 - 欧盟 - 加拿大低轨道联合项目国际空间站上拍摄空间站内工作和生活的360°3D图像。这些录像将用在名为《一个奇怪的岩石》的纪录片。 Human Eyes公司成立于2000年,拥有超过70个专利,最初专注于印刷技术,并于2014年才开始接触VR 全景,并推出了一款3D VR 拍摄相机Vuze。这款相机可以为每只眼睛拍摄4K分辨率的全景视频,生成相当于8K分辨率的3D全景视频拍摄。 目前该公司在耶路撒冷西部的Neve ilan雇佣了33名员工,此外还有12名专注于Vuze相机研发的员工。在Human Eyes首席执行官Shahar Bin-Nun看来,尽管VR 全景行业发展迅速,仍需要Vuze这样的产品被用于大众消费市场。 相比于市面上顶级VR 拍摄相机15000-60000美元的售价,Vuze的售价仅在800-1000美元之间。

VR旅行短片《奇遇》登陆VeeR VR,十天十地体验别样人生

近日,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大奖的实力纪录片导演赵琦的VR 全景旅行短片系列《奇遇》登陆VeeR VR。该系列视频采用360度全景拍摄形式,从全球100多个选题里,选出10个最精彩的故事,每一集时长6分钟,共计10集。 近日,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大奖的实力纪录片导演赵琦的VR 全景旅行短片系列《奇遇》登陆VeeR VR。该系列视频采用360度全景拍摄形式,从全球100多个选题里,选出10个最精彩的故事,每一集时长6分钟,共计10集。 这10个故事以十位人物为中心,有用尽毕生心血独自收集垃圾建起40米“垃圾大教堂”的92岁老人;有能看极光的冰岛最有特色Airbnb的女主人;有在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继续传统表演60年的典藏厅歌手,还有在挪威与虎鲸和沉船共舞的潜水教练。赵琦用全景相机带观众进入他们普通却不平凡的日常生活。 这10个故事以十位人物为中心,有用尽毕生心血独自收集垃圾建起40米“垃圾大教堂”的92岁老人;有能看极光的冰岛最有特色Airbnb的女主人;有在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继续传统表演60年的典藏厅歌手,还有在挪威与虎鲸和沉船共舞的潜水教练。赵琦用全景相机带观众进入他们普通却不平凡的日常生活。

传奇VR影片《血肉与黄沙》成首部奥斯卡获奖VR电影

近日,第九届奥斯卡特别成就奖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传奇影业投资制作的VR 拍摄影片《血肉与黄沙》获得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是奥斯卡继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1995)后22年来再度颁发的奥斯卡特别成就奖,并且成为首部获得奥斯卡奖的VR 全景影片。本片导演、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鸟人》《荒野猎人》)与摄影师艾曼纽尔·卢贝兹基、传奇影业副主席玛丽·派伦特等主创出席并领取荣誉奖项。 近日,第九届奥斯卡特别成就奖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传奇影业投资制作的VR 拍摄影片《血肉与黄沙》获得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是奥斯卡继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1995)后22年来再度颁发的奥斯卡特别成就奖,并且成为首部获得奥斯卡奖的VR 拍摄影片。本片导演、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鸟人》《荒野猎人》)与摄影师艾曼纽尔·卢贝兹基、传奇影业副主席玛丽·派伦特等主创出席并领取荣誉奖项。 在 1972 -1995 年期间,奥斯卡总共颁发了17个特别成就奖,授予利用自己的作品为电影业做出特别贡献的幕后人员。传奇影业VR 全景影片《血肉与黄沙》此番荣获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标志着杭州 VR技术首次得到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认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约翰·贝利更是称赞本片“开启了新的电影感知大门。”由此可见传奇影业对于电影技术发展的长远目光和全力支持。

VR行业发展要重视内容开发,避免“有车没油”

2017年11月9-11日,国际虚拟现实创新大会在青岛市崂山区举行,本次大会由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青岛市人民政府、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虚拟现实内容制作中心、中国虚拟现实与可视化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共同主办,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政府承办。 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乔跃山发表了讲话。他表示,虚拟现实作为新兴技术,将加速传统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融合,这有利于打破产业封闭的状态,彼此互通。 乔跃山表示,国家也将虚拟现实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根据 “十三五”规划纲要,要设立专项,大力推进虚拟现实等新兴领域的创新。 乔跃山表示,目前我国VR 全景产业发展前景广阔,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未来VR 全景产业将在我国医疗,教育,地产,娱乐等行业都将发挥巨大的作用。但目前我国VR 全景行业的发展面临 “小乱散”的局面,缺乏研发投入和新的服务标准。此外,目前桎梏VR 全景拍摄发展的一大问题是缺乏合适的VR 拍摄内容,要积极创新内容开发,避免VR发展路上“有车没油”。

VR电影不适合长篇叙事?奥斯卡获奖导演这样解释

尽管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杭州 VR电影获得不少盛誉,但如果你留点心,你会发现,参展的VR 拍摄电影无一不是短篇。而就在近日HBO的一场活动上,奥斯卡获奖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被问及虚拟现实电影,他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想我应该会做短篇VR 全景,10-15分钟那种。只不过在长篇叙事领域,我想它不会成功。用VR 拍摄做叙事电影,你需要放弃很多,从观众的锁定到叙事,VR 全景很难做到这点,但这又是至关重要的东西。”索德伯格说。 “虚拟现实缺少反拍镜头。这是种在影视摄影中经常使用的手法和术语,通常是指观众在一个角色的位置看向第二个角色,然后反打镜头,从第二个角色的位置看回至第一个角色。” 索德伯格解释说:“反打镜头的能力和看向正在经历故事的主角的眼睛是视觉叙事的基础,你无法在缺少反拍镜头的情景中维持某样东西超过10分钟或15分钟。这就是游戏和故事的区别。” “我看过VR 全景,我在想,它适合游戏,而且是短篇沉浸形式的,但适合长篇叙事吗?就当前的技术,它存在着严重的障碍,而且,这些就我来看,还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所以我不认为它适合长篇叙事。”

线下VR影院会是中国VR产业的下一个爆发点吗?

北京使馆街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馆里,能播放世界一流的虚拟现实电影。我来到这里喝茶的空当,就有一个妹子进来,想看Allumette,一部20分钟长的动画短片,2016年在翠贝卡电影节上首映。 “(中国)所有的VR全景影院都比较新。”悦诚科技的内容部主管 Cedric Garcia说。悦诚科技今年在北京开了两家VR影院,其中就包括我喝茶的这间咖啡馆。 这是因为大部分虚拟现实工作室都在国外。以前中国自己创造的内容不够。不过现在局面变了。 北京使馆街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馆里,能播放世界一流的虚拟现实电影。我来到这里喝茶的空当,就有一个妹子进来,想看Allumette,一部20分钟长的动画短片,2016年在翠贝卡电影节上首映。 “(中国)所有的VR影院都比较新。”悦诚科技的内容部主管 Cedric Garcia说。悦诚科技今年在北京开了两家VR 全景影院,其中就包括我喝茶的这间咖啡馆。 这是因为大部分虚拟现实工作室都在国外。以前中国自己创造的内容不够。不过现在局面变了。 另外,VR 拍摄影院也为影片制作者提供了一个新渠道,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另一个热衷虚拟现实的群体——游戏爱好者。 “这两个用户群,用户需求是截然不同的。” 平塔工作室(Pinta Studios)的CEO/联合创始人雷峥蒙这样说道。   VR影院的试水 虽然虚拟现实影院仍处在发展初期,但是在布局和设计上已经“变化多端”,非常丰富。悦诚科技的咖啡馆里,配的是单张的桌椅,只要买杯饮料,就能坐下来免费试用他们的VR设备。悦诚科技的第二家影院装修就不一样了。它位于一家仓储式电子零售商场里,体验需要买票,票价为5至12美元/日(约为33到80元人民币),价格会随时间变化。每周都会精选4到5件作品,向消费者展示。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VR影院风格就大有不同,其中一般设有20个左右的席位,在装修豪华的酒吧或者酒廊里。荷兰的VR影院是世界上第一批VR影院。悦诚科技是CEO顾斌就是受其启发,今年一月,从公共关系咨询行业转行到VR行业。在阿姆斯特丹的VR影院每半小时收费10.5美元。 而上海的X-Cube也很不同。这家公司上个月才开业。VR影院共有7个席位,位于一家普通的电影院内。每个消费者看一部片子收费3至4.5美元(约为20至30元人民币)。 另外,VR影院也为影片制作者提供了一个新渠道,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另一个热衷虚拟现实的群体——游戏爱好者。 “这两个用户群,用户需求是截然不同的。” 平塔工作室(Pinta Studios)的CEO/联合创始人雷峥蒙这样说道。   VR影院的试水 虽然虚拟现实影院仍处在发展初期,但是在布局和设计上已经“变化多端”,非常丰富。悦诚科技的咖啡馆里,配的是单张的桌椅,只要买杯饮料,就能坐下来免费试用他们的VR 拍摄设备。悦诚科技的第二家影院装修就不一样了。它位于一家仓储式电子零售商场里,体验需要买票,票价为5至12美元/日(约为33到80元人民币),价格会随时间变化。每周都会精选4到5件作品,向消费者展示。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VR影院风格就大有不同,其中一般设有20个左右的席位,在装修豪华的酒吧或者酒廊里。荷兰的VR影院是世界上第一批VR 全景影院。悦诚科技是CEO顾斌就是受其启发,今年一月,从公共关系咨询行业转行到VR行业。在阿姆斯特丹的VR影院每半小时收费10.5美元。 而上海的X-Cube也很不同。这家公司上个月才开业。VR影院共有7个席位,位于一家普通的电影院内。每个消费者看一部片子收费3至4.5美元(约为20至30元人民币)。 Dear Angelica由Oculus Story Studio出品,讲的是主人公杰斯卡进入她母亲Angelica梦幻般的记忆中的故事,也是封面飞龙的来源。这个故事并不以游戏方式进行交流,而是需要观众移动自己脚步去观看不同的记忆内容。Oculus Story Studio是一家探索如何在虚拟现实中讲故事的新兴媒体工作室。 目前工作室只有两部作品。 与此同时,影院也不能每周都放相同的影片(虽然说,他们可以坚持放自己最棒的作品。) 虽然VR影院的概念很吸引人,但是想要有回头客,就得持续不断地提供精彩的、令人震撼的内容。 最后,硬件也需要不断升级,取得进步。就算戴上的是HTC Vive的头戴式设备,外星人短片Invasion的画质还是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尽管困难重重,Garcia还是对 杭州VR行业的成长速度很有信心。比如,Oculus就计划明年推出一款无绳头戴设备,具有位置追踪功能,并且没有外置摄像头。 Dear Angelica由Oculus Story Studio出品,讲的是主人公杰斯卡进入她母亲Angelica梦幻般的记忆中的故事,也是封面飞龙的来源。这个故事并不以游戏方式进行交流,而是需要观众移动自己脚步去观看不同的记忆内容。Oculus Story Studio是一家探索如何在虚拟现实中讲故事的新兴媒体工作室。 目前工作室只有两部作品。 与此同时,影院也不能每周都放相同的影片(虽然说,他们可以坚持放自己最棒的作品。) 虽然VR影院的概念很吸引人,但是想要有回头客,就得持续不断地提供精彩的、令人震撼的内容。 最后,硬件也需要不断升级,取得进步。就算戴上的是HTC Vive的头戴式设备,外星人短片Invasion的画质还是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尽管困难重重,Garcia还是对VR…

日本旅游热,一家印刷公司的VR业务为什么跟着火了?

把博物馆、古建筑、旅游景点变成 杭州 VR 似乎成为越来越热门的一个商业化途径,尤其是在日本。 随着日本旅游的火热和 2020 年东京奥运会的临近,日本拥有百年历史的凸版印刷株式会社(Toppan)用 VR 技术再现日本古城的生意迎来了高峰。 位于东京的 Toppan 以印刷技术起家,如今的业务范围已经极其广泛,从最基本的商业印刷,到包装,再到室内装饰壁纸等都有涉及。而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是,公司的 VR  拍摄业务最近受到了欢迎。 “许多日本地方政府要求我们用 VR 全景重建他们的古城堡。” Toppan 的总裁金子真吾在一篇报道中说,“从东京的江户城开始,这两年已经做了 8 个项目。” 2016 年,超过 2400 万人来到日本旅游,这一数字远超日本四年前制定的 2000 万旅游人次目标,日本目前已经把 2020 年的旅客目标定为年 4000 万人。持续的旅游热带动了日本各大景点的拜访人数,尤其是那些寺庙、古城、当地的各类博物馆。 1998 年时,Toppan 首次涉足 VR 拍摄领域,为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制作了一个虚拟现实版本,游客可以通过 VR全景 眼镜看米开朗基罗的壁画。自此之后,VR 被公司当成是教育与文化交流的一项增长业务。包括北京故宫,2003 年成立的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就是与 Toppan 合作,目前已经制作了《紫禁城·天子的宫殿》、《三大殿》、《养心殿》、《倦勤斋》、《灵沼轩》五部 VR 作品。当时的新闻稿称,此举既能增加游览的丰富性,也可以让更多人体验到故宫的魅力,是增加接待量的手段之一。 在日本本土,过去几年 Toppan 制作了 50 多个 VR 拍摄 作品展示具有文化价值的建筑、艺术作品,让观众和游客看到未经战争、地震、自然恶化的全盛时期的日本神龛、寺庙和城堡,就像它们在几百年前的样子。从 2015 年开始,根据 Toppan…

再谈360度视频与VR视频的区别

虚拟现实体验和VR视频已经在各自的受众中得到了广泛的欢迎,但从技术角度来看,许多外行人都无法区分VR视频和360度视频的差别,他们认为这两种格式只是单纯的同义词。虽然两者都可以在360度环境中显示拍摄的素材,但这正是它们相似之处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了解VR视频和全景视频之间的差异对应该针对哪种平台开发而言十分有意义,而对全面了解新兴相机市场的整体也是至关重要。 一. VR和360度视频的区别 如果你曾经看过这么一个广告,它会在你浏览手机和社交资讯时试图把你带到“体验内”,这就是一个360度视频。360度视频拍摄不仅用于广告,而且用于广泛的专业和消费者体验中。通过移动手机或平板电脑,或者在桌面上通过鼠标进行类似的操作,你可以在全景视频中观看静态图像或视频。 尽管全景视频拍摄通过模拟环顾环境的体验来提供轻微的沉浸感,但360度视频与VR视频之间存在一系列的差别。 与呈现在3D中的VR视频不同,360度视频呈现在2D之中。这意味着图像具有高度和宽度,但总是缺乏深度。这就像一张巨大的海报包裹在你周围。你可以转身查看不同的图像,但它仍然只是平面图。相比之下,VR视频使用彼此分开的多个摄像机进行录制,这可以捕获左眼和右眼之间的差异。这种VR摄像机创建的视频将会拼合在一起,从而创建出更接近于现实世界的影像,这样用户就可以通过VR头显沉浸在3D体验之中。 360度视频和VR视频之间的另一个区别在于我们如何处理动作:在拍摄期间由摄像机创建的运动,以及在播放期间由用户创建的运动。当在静态位置录制视频时,360度运动完全由用户控制,允许他们按照合适的方式进行查看和浏览。但一旦摄像机开始移动,如果在VR头显中观看的情况下,360度视频可能会产生令人眼花缭乱的效果。如果我们把360度摄像机安装在正在比赛的摩托车上,这在手机上观看将能实现非常酷炫的效果。然而,如果我们在VR头显中观看同样的360度视频,观众将有可能产生不适,甚至会恶心呕吐。 用于创建VR视频和360度视频的技术有所不同,因此,这为观众带来了大相径庭的效果。在VR中,我们的大脑会试图辨别现实与虚拟的差异。诸如摄像机运动和深度这样的元素可以导致这样的幻想成功或失败。简而言之,适合一个观众的东西不一定适合另一个观众。 二. 沉浸感在于技术+呈现 由于在硬件,技术和最终结果上存在这样的差异,所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呈现360度视频和VR视频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由于运动的问题和360度视频的平面特质,我们不应该通过VR头显观看360度视频。是的,许多应用程序允许用户通过VR头显观看360度视频,但支持不一定意味着适合。 与呈现在3D中的VR视频不同,360度视频呈现在2D之中。这意味着图像具有高度和宽度,但总是缺乏深度。这就像一张巨大的海报包裹在你周围。你可以转身查看不同的图像,但它仍然只是平面图。相比之下,VR视频使用彼此分开的多个摄像机进行录制,这可以捕获左眼和右眼之间的差异。这种VR摄像机创建的视频将会拼合在一起,从而创建出更接近于现实世界的影像,这样用户就可以通过VR头显沉浸在3D体验之中。 360度视频和VR视频之间的另一个区别在于我们如何处理动作:在拍摄期间由摄像机创建的运动,以及在播放期间由用户创建的运动。当在静态位置录制视频时,360度运动完全由用户控制,允许他们按照合适的方式进行查看和浏览。但一旦摄像机开始移动,如果在VR头显中观看的情况下,360度视频可能会产生令人眼花缭乱的效果。如果我们把360度摄像机安装在正在比赛的摩托车上,这在手机上观看将能实现非常酷炫的效果。然而,如果我们在VR头显中观看同样的360度视频,观众将有可能产生不适,甚至会恶心呕吐。 用于创建VR视频和360度视频的技术有所不同,因此,这为观众带来了大相径庭的效果。在VR中,我们的大脑会试图辨别现实与虚拟的差异。诸如摄像机运动和深度这样的元素可以导致这样的幻想成功或失败。简而言之,适合一个观众的东西不一定适合另一个观众。 二. 沉浸感在于技术+呈现 由于在硬件,技术和最终结果上存在这样的差异,所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呈现360度视频和VR视频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由于运动的问题和360度视频的平面特质,我们不应该通过VR头显观看360度视频。是的,许多应用程序允许用户通过VR头显观看360度视频,但支持不一定意味着适合。 着急于把360度视频带到VR平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360度视频适合在VR头显中播放,而是因为尽管存在大量关于VR的炒作,但这仍然只是体验沉浸式视频的新兴平台。直到更多的应用程序成为VR视频门户之前,直到更多的创作者制作相关视频来支持这些门户之前,360度视频仍将继续作为VR头显的内容补充。最终,2D 360体验最有意义的播放媒介是智能手机和其他便携式屏幕。 与之对比,头显中的VR视频可以提供最真实的沉浸感。用户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运动,深度感,3D音频,以及使外部影像和声音完全消失的能力。当做得好的时候,VR视频将无可比拟。 三. 应该在什么时候选择哪种格式呢? 选择VR视频和360度视频,这取决于你将要创建的项目。如果你把目光放在可访问VR头显的用户群体,允许用户控制摄像机移动,为其提供交互感或控制感,那么VR视频是最适合的选择。如果你追求的是平面屏幕,包含不受控制的摄像机运动的内容,那么360度视频可能会更有意义。 360度视频和VR视频都可以把观众置放于场景之中。两者的差别在于显示方式。如果你希望观众通过手机,平板电脑或电脑屏幕观看一级方程式比赛,360度视频是一个优秀的解决方案。但如果你希望让观众亲身与冠军“共同驾驶”汽车,你最好选择VR视频。

日本出版社讲谈社联合Polygon Picture成立“讲谈社VR实验室”

10月27日,日本出版社巨头讲谈社和知名动画工作室Polygon Pictures正式成立了一个合资VR 全景公司,该公司名为“Kodansha VR Lab(讲谈社VR实验室)”,旨在为全球的受众制作、发行和营销虚拟现实娱乐内容。 讲谈社VR 全景实验室的初始资本价值为1000万日元,讲谈社拥有70%的股份,而Polygon Pictures则占据其余30%的股份。Hiroaki Morita将担任新公司的总裁兼代表董事。 讲谈社于1909年创立,现为日本最大的综合性出版社及版权持有者,也是日本主要的漫画出版社之一。据了解,讲谈社与迪士尼公司的关系深厚,对于东京迪士尼乐园和东京迪士尼海洋也有官方赞助。 Polygon Pictures是日本知名CG、3D动画制作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创造了多部备受好评的作品,包括《哥斯拉:怪兽行星》,《希德尼娅的骑士》,《BLAME!》,《星球大战:克隆战争》,《变形金刚:领袖之证》和《创:崛起》等等。结合讲谈社的商业头脑和Polygon Picture的技术才能,讲谈社VR 拍摄实验室将致力于开发和分发AR/VR视频拍摄,游戏和其他媒体。

VR内容平台Yondr和Getty Images达成合作 帮助创作者变现

虚拟现实内容平台Yondr近日和Getty Images达成合作,Yondr将授予Getty Images独家内容权利。与Getty Images的合作将允许Yondr用户将创作内容变现。 Getty Images(盖蒂图片社)是美国著名的商业图片机构,为数百家企业、组织和消费者提供照片,拥有8000多万张静态图像和50000小时电影片段的内容库。 Yondr是一个媒体代理机构,也是VR视频拍摄创作者社区和内容平台,用户可以分享VR 全景和360度 全景视频的创作技巧。Yondr之前与梅赛德斯和耐克等大公司合作,为企业提供VR全景营销服务,此外,还与三星,YouTube和GoPro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针对和Getty Images的合作协议,Yondr表示:“这能够让Yondr平台的创造者将现有内容商业化。另外,由于全球特点和社区的多样性,这将为我们提供多种类型的VR视频和vr拍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