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周年纪念 经典丧尸恐怖电影《活死人之夜》VR体验明年上线

为了纪念经典恐怖电影《活死人之夜》上映50周年,洛杉矶VR 全景制作公司Supersphery将与该电影已故导演罗梅罗的公司Image Ten共同开发多平台的《活死人之夜》VR全景体验。据悉,该体验计划于明年上线。

《活死人之夜》电影于1968年上映,其在电影史上的地位,可与30年前的《银翼杀手》相提并论。若说《银翼杀手》奠定了科幻片的新类型,《活死人之夜》则定义了僵尸片的恐怖电影类型,可谓是丧尸恐怖电影的鼻祖,就连大热的《行尸走肉》都秉承了这部电影对僵尸类型片的定义。而这部制作成本仅11.4万美元的电影,全球票房却高达3000万美元。该电影导演乔治·罗梅罗(George Romero,已于今年7月去世)在1997年的采访中曾表示,采用黑色格式的原因是预算限制。

Image Ten公司曾为声效工程师负责过《活死人之夜》的Gary Streiner表示:“VR 拍摄具备难以置信的刺激性,这将为粉丝们提供与电影世界及其角色交互的全新可能性。我们很高兴能与Supersphery合作,探索未来的样子,并在新的一年里为粉丝提供一些特别的东西。”

“《活死人之夜》已经成为文化试金石的电影之一,它革新了恐怖片,直到今天仍然影响着我们对僵尸片的概念。我们很高兴能与Image Ten的团队合作,将这个经典IP扩展到下一代的故事叙述:虚拟现实。”Supersphere合伙人兼执行制片人Doug Allenstein表示。

Supersphere曾推出《尖叫皇后》、《米歇尔·奥巴马 360》和《NBC’s Timeless》等360度视频体验,但在交互式VR 全景体验的制作方面并没有经验,所以《活死人之夜》可能会是一个360度视频片段,希望届时能加入一些交互式内容。

Start VR最新VR电影《觉醒》将于2018年上线HTC Vive和微软MR

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VR 全景工作室Start VR已经发布了多部真人VR 拍摄电影,其中大部分已经上架Gear VR。近日,该工作室宣布了下一个项目,一部交互式VR 拍摄电影《Awake(觉醒)》。据悉,这部电影将由Start VR的首席内容官Martin Taylor执导。

目前,该项目已经获得澳大利亚电影公司Screen Australia和HTC Vive的支持,而Animal Logic公司将提供视觉特效和动画,微软混合现实捕捉也将作为创意合作者。

《觉醒》是一款以人物为主导的交互式VR 全景电影系列,故事的核心是探索主角Harry Whitbread的过去。Harry是一位残疾人,他曾做出了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改变了他的一生,并因此失去了他所热爱和关心的一切。观众将深入这个破碎的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温他的关键记忆,试图解开他选择背后的秘密,并通过与各种对象交互和寻找隐藏的线索引导Harry去赎罪。

据了解,演员杰克·麦克道曼(Jake McDorman)将扮演男主角Harry Whitbread,而安娜丽·提普顿(Analeigh Tipton)将扮演Harry的妻子Rose。

《觉醒》预计2018年初推出,支持HTC Vive和微软MR头显,其他头显是否兼容将在晚些时候确认。

全景视频的时代来临 Facebook上的VR体验

自从2016年6月,Facebook添加了全景视频播放新闻的形式之后,今年Facebook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去丰富相关的内容。

现在这种全新的新闻模式已经增加了许多新鲜的功能,它现在已经开始支持全景视频的直播、很多互动小功能,以及自动图像校正的功能等等。

但很显然,作为一种新型的视频传播形式,它受到人们的喜爱,而各大媒体、红人们都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新鲜的平台。

如今,Facebook宣布开始在用户的新闻订阅功能中加入VR全景体验,第一个实验品,就是来自于《Jumanji scavenger hunt》的“寻宝游戏”体验。

《Jumanji scavenger hunt》本身是一部传奇式的奇幻冒险电影,它的前作与1995年上映,并获得了广泛好评,时隔二十几年,这部续作终于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并在Oculus上架,推出VR体验。

在电脑屏幕上观看全景视频本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在这个新技术的带领下,玩家可以身临其境地在丛林中探索、体验,并寻找到一些隐藏的新闻。

日前,Facebook宣布将在其虚拟现实休息室(space)中增加创意工具,包括创造和分享“3D贴子”到新闻推送的能力。

Facebook不仅仅是想让各大媒体去制作这些视频,就像人们现在做的那样,人们也可以自己将关于生活的点滴拍摄全景视频,并推送出去给好友们分享。

VR电影让虚拟照进现实

VR(虚拟现实)的横空出世,是人类千百万年来对超现实孜孜以求的延续。近年来,超现实主义作品频频见诸影视,无论是穿越剧还是科幻大片,无不折射出人类试图超越现实探索未知世界的饥渴,而VR 拍摄可提供超越现实存在的如梦如幻的虚拟世界,恰好迎合了这种需求。

作为创新措施之一,在今年举办的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新增设了VR竞赛单元。这意味着在追求极致沉浸式观影体验的当下,VR电影越来越受到关注。

电影创作新风向

VR 拍摄电影,即虚拟现实电影,其借助计算机系统及传感器技术生成三维环境,创造出一种崭新的人机交互方式,模拟人的各种感觉器官功能包括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等,使人能够沉浸在虚拟境界中,360度体验周围的环境。

作为娱乐产业的重要阵地之一,电影业自问世以来经历了飞速的发展。而VR 拍摄这项高新技术的问世势必会对传统电影业产生影响。VR 全景电影相比传统电影,让用户不仅仅做一个观看者,而成为一个参与者沉浸于其中。无疑,全景视频拍摄作为一种新兴的电影形式,不仅让很多人为之期待,也让一些导演跃跃欲试。

近年来,电影人纷纷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和资源开始转战尝试VR视频拍摄。如奥斯卡最佳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就曾宣布要拍摄面向家庭的VR视频,导演张艺谋也表示未来有机会要进军VR视频。不过,在斯皮尔伯格看来,VR视频拍摄对于电影制作人来说是一种“危险的媒介”,因为VR的360度视角让导演的地位降低,镜头语言变得不再重要。

  受到主流电影节肯定

在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新增设了VR竞赛单元,这代表着国际主流电影节第一次认可了VR电影这种全新类别的电影。电影节期间,人们可以通过观看影片、交互操作等方式体验虚拟现实技术。

在体验短片的环节,让人感受到了艺术家们在探索VR电影的电影语言中遇到的多种可能性。其中,警匪短片《派遣》(《Dispatch》)以分割镜头、场景置换等形式,让观众同时接收到911接线员、警察、受害者三方的信息,并将观众不断带入到凶杀现场,感受受害人的紧张、恐惧心情,不仅实现了视觉移动,更让观众实现了身体移动。而《抢夺》(《Snatch》)则加入了游戏互动环节,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观众可以参与犯罪行动,通过快速反应协助同伙打开保险箱,手快手慢分别进入不同的故事结局,娱乐性大大增加。

据VR网了解,在这次威尼斯电影节上有22部VR电影展映,其中有4部华语片,包括《自游》、《拾梦老人》、《窗》以及《家在兰若寺》,其中,VR动画《拾梦老人》已经与国内观众见面,该片片长11分钟,讲述了一个捡垃圾的老人和他的小狗,在巨大的垃圾车中日复一日地捡起别人丢弃的梦想并进行“修复”的故事,大家可以通过各类VR方面的App观看。

  体验虽好,短板也不少

VR电影才刚刚起步,随着技术的逐渐完善,VR视频毫无疑问将给影视行业带来颠覆性的改变,但成本高昂、制作繁琐与作品稀缺也是显而易见的短板。

与传统电影相比,VR电影高昂的制作成本成为制作人难以逾越的难题之一,一部5分钟的动画VR影片的投资大概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人民币不等,后期的人力成本也非常之高。同时,VR影片的制作周期也相对较长,比如56分钟的《家在兰若寺》就制作了大概10个月时间。此外,制作VR电影成本只是众多难题的冰山一角,VR电影面临的技术瓶颈、叙事逻辑、拍摄制作和软硬件技术上的问题都需要一一解决。还有长时间佩戴VR设备让人产生不适的情况也需要面对。因此,目前VR影片大多数是只能控制在20分钟上下的短片。

360 度全景相机和 VR相机之间的区别

现在消费电子产品行业无时无刻不在发展,相机也不例外。摄影技术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最近像GoPro Fusion和Ricoh Theta V这样的产品也在推动整个行业前进。除此之外,很多相机都声称自己具备一项它们并没有的功能:虚拟现实。

作为制造商,我们应该在公众对每项技术的认知上起带头作用,我们有责任给出技术的定义。但是即使相机产业发展如此深远,我们对虚拟现实的定义和其与360度全景相机的区别十分迷惑。所以,我们还把这份迷惑传给了消费者,让很多人认为“虚拟现实”和“360度全景”是同义词。

现在消费电子产品行业无时无刻不在发展,相机也不例外。摄影技术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最近像GoPro Fusion和Ricoh Theta V这样的产品也在推动整个行业前进。除此之外,很多相机都声称自己具备一项它们并没有的功能:虚拟现实。

作为制造商,我们应该在公众对每项技术的认知上起带头作用,我们有责任给出技术的定义。但是即使相机产业发展如此深远,我们对虚拟现实的定义和其与360度全景相机的区别十分迷惑。所以,我们还把这份迷惑传给了消费者,让很多人认为“虚拟现实”和“360度”是同义词。

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如果两种技术的书面定义区分度大一些会让工作好做很多,但是正是这种相似性要求我们更好地把区别解释给消费者。或许“虚拟现实”和“360度”相机这两个词是问题的根源。毕竟,两者传递给消费者的含义很相似。两者都可以捕获360度的影像,用户转一圈都能看到拍摄的影像。产品如此相似,那我们该如何向消费者解释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犹如白天和黑夜?

如果解决办法是我们需要新的术语(不过我不确定),那么我们需要开始讨论。我们需要的是那些可以让制造商和消费者都不再迷惑的词语。如果我们不需要新的术语,那么我们要在整个行业内保持现有术语及其产品的一致性。一致性是清晰认知的关键。

不论解决办法是什么,我们需要快点发现。虚拟现实正处在大规模消费概者采纳的绝境,消费者对两种相机概念上的迷惑只会让这个产业受损。

现在不管是GoPro Fusion还是Theta V,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技术也十分先进,但是这些声称可以产出VR全景形式成品的相机没有3D功能,也就不是虚拟现实。如果我们不能在VR 拍摄定义上达成共识,那么我们需要立刻停止这场争论。360度相机和VR 全景在产出和用户参与上有着很大的区别。如果我们想让大家理解、接受VR 拍摄技术,我们就必须以产业的角度来告诉消费者其中的区别。

当谈VR交互电影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上个月,由著名导演Alejandro G. Iñárritu执导的 VR电影《肉与沙》(Carne y Arena)获得了“奥斯卡特别奖”。 这是继今年5月,《肉与沙》成为戛纳电影节唯一一部VR入围影片之后,再一次得到三大国际电影节的肯定。

相比威尼斯、圣丹斯、翠贝卡等电影节积极开设单独的VR 拍摄电影竞赛单元,奥斯卡对VR 全景电影的态度更为淡定,去年,VR短片《Pearl》提名了最佳动画短片,今年《肉与沙》从评委手中拿到一座特别的小金人,无疑是杭州 VR电影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严格来说,《肉与沙》不能称为“VR电影”,这更像是一个VR装置艺术作品,据媒体报道,观众在体验《肉与沙》之前会被带进一个铺满沙子的空房间,随着故事内容的推进,地面会产生震动,带给人极强的沉浸感,体验者完全被带入难民逃生的场景之中。

需要注意的是,奥斯卡对《肉与沙》的认可强调的是整个体验流程,而非仅仅是 VR 视频拍摄内容本身。那么,究竟怎样的VR全景电影是优质影片呢?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什么是“VR电影”。实际上,“VR电影”还未形成一个标准定义,作为一种实践中的艺术形式,“VR电影”被普遍认为是运用计算机及传感器技术营造出三维环境,模拟出人的五种感官功能,创造出一种人机交互方式的虚拟现实,实现科技与艺术的高度融合,最终使观众能够融入在虚拟境界中。

简单来讲,VR电影能创造三维环境,突破二维屏幕限制,带给观众更加沉浸式的体验。

目前,VR电影大概有三种形式,一种是360°视频,戴上VR头显能够进入三维场景,得到沉浸感受,但这类视频几乎没有故事情节;第二种是带有情节和人物的VR电影;第三种是加入了交互设计的VR拍摄电影,观众能够和影片产生互动,甚至参与剧情走向。

今年,几乎整个VR影视圈的从业者都在强调VR电影的交互,普遍认为杭州VR拍摄电影的未来在于互动式影片。

我们称之为“交互”的元素不一定得是使用手柄的某项触发,它从广义上指的是故事、场景与观众间产生的互动与联系。在形式上包括眼神交互、移动、剧情分支等,观众能够和电影产生紧密的联系,甚至能够决定剧情的发展和结局。

近两年出现了不少优秀的VR全景电影作品,从交互这一角度出发,对其中的几部电影做了盘点分析,根据其交互方式和效果,大致分为轻交互和重交互两大类。

一、轻交互VR电影

1、《Invasion!》

《Invasion!》是一部几分钟的VR 动画短片,由 Baobab Studios在2015年年初推出。在已经推出的第一集中,讲述的是两只小兔子抵抗外星人入侵的故事,而观众就是其中一只兔子。体验过程中,小兔子会在观众周围跳来跳去,并能进行眼神交流。将观众化身为电影角色,这样的交互不得不说非常巧妙自然。

2、《Allumette》

《Allumette》由Penrose工作室制作,是在Oculus Rift、HTC Vive和PS VR上推出的VR动画。此作取材于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讲述了主人公小女孩和母亲之间爱的故事。这部电影以CG渲染,加入了轻微的互动,观众能四处走动,凑近去看自己感兴趣的地方,从任何角度观看虚拟世界。

3、《Pearl》

《Pearl》讲述了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在一辆老爷车里,小女孩伴随着音乐家父亲创作歌曲成长。导演将观众的视角拉回车内副驾驶上,在沉浸式体验上,观众在汽车驾驶途中可以选择站起来从汽车天窗往外看。另外,整部影片中有几个触发点让用户支配时间,观众可以选择花费多少时间来观看特定情节。

二、重交互VR电影

1、《肉与沙》

《肉与沙》时长6分半,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首映,讲述难民穿越美墨边境的真实故事。在体验上,《肉与沙》对场景设置有特殊要求,地板上铺上沙子,并且随着影片情节中的飞机轰炸而产生振动,在视觉之外,观众的身体触觉也被带入,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重交互的方式。

2、《Raising a Rukus》

这部动画短片由美国影视制作公司VRC制作,讲述了一对双胞胎兄妹和神奇的小狗拉克斯的冒险故事,这个系列影片共有10集。87君体验了第一集,影片的交互体现在可分支剧情上,巧妙的是,观众眼神注视的方向在不经意间就选择了故事走向——在某个节点注视一个角色就跟着这个角色走,其实同时还有另一个角色的故事在上演。

这种眼神注视的交互在方式上属于轻交互,但87君认为其在互动效果上算得上重交互。

纵观当前的VR电影作品,交互更多地被运用在CG制作的VR动画影片之中,实拍的作品很少融入互动元素。此外,在形式上也是以轻交互为主,当交互发展到一定阶段时,观众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着结局的变化,成为电影的参与者,这也许就是未来VR电影的走向。

实际上,早在2005年,“交互式电影”的概念已经出现了,其核心是通过计算机程序、互动控制器和数字影片的有机组合来实现让观众与“电影”的“互动”观影体验。VR全景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与互动电影的结合一定会掀起一股新的电影浪潮。

在VR影视里眩晕、迷失方向?《拾梦老人》导演米粒说可以这么做

11月25日,由Unity主办,北京电影学院、Intel协办的Unity VR 全景影视开放日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诸多Unity技术专家和行业先锋来到现场,共同畅谈了VR 全景影视的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

Pinta Studios制作的VR动画《拾梦老人》获得了74届威尼斯电影节VR 拍摄电影单元的提名,这让中国动画在VR 全景电影上有了新的突破。米粒从团队《拾梦老人》制作过程中的一些心得出发,现场分享了如何在全实时渲染的Unity游戏引擎中,探索VR 拍摄环境中的视听语言。

米粒认为,对 杭州 VR影视作品中视听语言的探索,要借鉴传统影视的视听语言方法。传统影视的视听语言有三个要素,图象、声音和剪辑。人类可以本能地为看到的图像赋予感情,声音可以调动我们的情绪,剪辑创造“蒙太奇效果”。

在图像方面,米粒认为可以通过色彩的变化,例如模拟“聚光灯”的效果来引导观众观看;此外,可以通过物体运动的方式吸引观众的注意。在《拾梦老人》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片雪花在黑夜中飘落到老人的手上,观众便被雪花吸引,观看下一个情节,而不是左顾右盼寻找故事下一步的发展。

“目前的杭州 VR体验容易产生眩晕和身体的不适,因此VR影视的制作一定要避免一切可能产生的眩晕感。”米粒表示,团队因此在《拾梦老人》中采用了固定镜头,靠运动的物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引导观众去观看作品。

“在电影作品里,人类需要很长时间的情感酝酿才能达到一个爆发点。”米粒认为,音乐和声音可以作为一种催化剂,能把感情在尽量短的时间,快速提到导演希望观众达到的高度。

米粒认为,VR中的声音要有真实的场景感,因此杭州VR视频拍摄的制作要采用全景声的音效和电影级别的音效创作。“在《拾梦老人》中,观众在旋转和位移的时候,也能感觉到靠近了某一个东西,甚至有物体遮挡时,也能够感觉到声场的变化。”

在剪辑方面,米粒认为VR视频拍摄剪辑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因为采用了全景镜头,反而导致没有了镜头,没有了景别,取而代之的是情节点。二是VR中是多场景切换,没有大型的参照物,而早期VR作品采用的是让观众坐在某一个交通工具内游览,进行场景切换,但并不是所有故事都适合这种方式。

“有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淡入淡出。但如果一部电影里一直使用这种方式,观众就会审美疲劳。”米粒表示,《飞屋环游记》中的一个镜头给了他启示:老人去世之后,坐在教堂里,当他起身、转身回家的时候,场景渐渐淡出,转换成家里门口的场景。米粒发现,在VR里可以将角色作为参考物,通过场景的蝶化进行场景切换。

“在VR中,观众是主动的探索者,而在传统影视中观众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米粒表示,很多VR作品正在探索多线的趋势,观众可以触发不同的结局,打造“殊途同归”的效果。

米粒笑着说,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Unity引擎的支持。“如果没有Unity的话,《拾梦老人》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或许我们依然只能在电脑的屏幕上欣赏他,小狗也不会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

最后,米粒表示,技术只是与观众建立桥梁的工具,情感连接才是关键,VR不能创造新的故事,只是讲故事的新方式。

“我希望VR视频拍摄作者不要被规则所限制,而是思考如何创造这个故事,然后突破这些规则。”同时,他又表示,所有好的创意又都是在被约束的情况下创作的,希望大家不要畏惧,勇敢地创作。

以色列VR相机飞到国际空间站,前去拍摄《美国国家地理》纪录片

一家以色列相机公司Human Eyes表示,该公司生产的一个VR 拍摄相机已经被送到太空,参加拍摄由曾获奥斯卡提名的达伦·阿罗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指导的美国国家地理纪录片。

相机将由宇航员保罗·内斯波利(Paolo Nespoli)用来在美国 – 俄罗斯 – 日本 – 加拿大 – 欧盟 – 加拿大低轨道联合项目国际空间站上拍摄空间站内工作和生活的360°3D图像。这些录像将用在名为《一个奇怪的岩石》的纪录片。

Human Eyes公司成立于2000年,拥有超过70个专利,最初专注于印刷技术,并于2014年才开始接触VR 全景,并推出了一款3D VR 拍摄相机Vuze。这款相机可以为每只眼睛拍摄4K分辨率的全景视频,生成相当于8K分辨率的3D全景视频拍摄

目前该公司在耶路撒冷西部的Neve ilan雇佣了33名员工,此外还有12名专注于Vuze相机研发的员工。在Human Eyes首席执行官Shahar Bin-Nun看来,尽管VR 全景行业发展迅速,仍需要Vuze这样的产品被用于大众消费市场。

相比于市面上顶级VR 拍摄相机15000-60000美元的售价,Vuze的售价仅在800-1000美元之间。

VR旅行短片《奇遇》登陆VeeR VR,十天十地体验别样人生

近日,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大奖的实力纪录片导演赵琦的VR 全景旅行短片系列《奇遇》登陆VeeR VR。该系列视频采用360度全景拍摄形式,从全球100多个选题里,选出10个最精彩的故事,每一集时长6分钟,共计10集。

近日,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大奖的实力纪录片导演赵琦的VR 全景旅行短片系列《奇遇》登陆VeeR VR。该系列视频采用360度全景拍摄形式,从全球100多个选题里,选出10个最精彩的故事,每一集时长6分钟,共计10集。

这10个故事以十位人物为中心,有用尽毕生心血独自收集垃圾建起40米“垃圾大教堂”的92岁老人;有能看极光的冰岛最有特色Airbnb的女主人;有在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继续传统表演60年的典藏厅歌手,还有在挪威与虎鲸和沉船共舞的潜水教练。赵琦用全景相机带观众进入他们普通却不平凡的日常生活。

这10个故事以十位人物为中心,有用尽毕生心血独自收集垃圾建起40米“垃圾大教堂”的92岁老人;有能看极光的冰岛最有特色Airbnb的女主人;有在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继续传统表演60年的典藏厅歌手,还有在挪威与虎鲸和沉船共舞的潜水教练。赵琦用全景相机带观众进入他们普通却不平凡的日常生活。

传奇VR影片《血肉与黄沙》成首部奥斯卡获奖VR电影

近日,第九届奥斯卡特别成就奖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传奇影业投资制作的VR 拍摄影片《血肉与黄沙》获得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是奥斯卡继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1995)后22年来再度颁发的奥斯卡特别成就奖,并且成为首部获得奥斯卡奖的VR 全景影片。本片导演、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鸟人》《荒野猎人》)与摄影师艾曼纽尔·卢贝兹基、传奇影业副主席玛丽·派伦特等主创出席并领取荣誉奖项。

近日,第九届奥斯卡特别成就奖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传奇影业投资制作的VR 拍摄影片《血肉与黄沙》获得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是奥斯卡继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1995)后22年来再度颁发的奥斯卡特别成就奖,并且成为首部获得奥斯卡奖的VR 拍摄影片。本片导演、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鸟人》《荒野猎人》)与摄影师艾曼纽尔·卢贝兹基、传奇影业副主席玛丽·派伦特等主创出席并领取荣誉奖项。

在 1972 -1995 年期间,奥斯卡总共颁发了17个特别成就奖,授予利用自己的作品为电影业做出特别贡献的幕后人员。传奇影业VR 全景影片《血肉与黄沙》此番荣获奥斯卡特别成就奖,标志着杭州 VR技术首次得到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认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约翰·贝利更是称赞本片“开启了新的电影感知大门。”由此可见传奇影业对于电影技术发展的长远目光和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