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刺死19岁女友 法院首度用VR技术还原现场

通过3D画面,利用VR拍摄技术展示凶案现场。3月1日上午,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在庭审中,北京市检一分院使用“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进行了证据展示,目击证人观看VR全景视频,通过操纵手柄还原凶案现场情况。据了解,使用3D和VR拍摄等高科技进行证据展示,在全国还是首次。

因感情纠纷男子杀死女友

昨天上午,30岁的被告人张某被法警带入北京一中院的大法庭。在法庭的公诉人一侧,有两排座位。第一排是3名公诉人和被害人的亲属及代理人,第二排则是操作“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的技术人员。

检方指控,被告人张某于去年9月13日,在海淀区某公司办公室内,因感情纠纷,持刀刺扎19岁的被害人刘某,致刘某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作案后,张某在案发现场等待,后被赶到的公安人员抓获。

张某供述称,去年四、五月份,他和刘某在相识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但几个月后,两个人发生了情感纠纷,刘某提出分手。

案发当天,张某携带一把水果刀到了刘某所在公司,先是扎了自己三刀自残,之后在争执中,张某将刘某扎伤,刘某倒地后,张某又补了两刀,将刘某扎死。

证人操控手柄还原现场

在举证质证环节,本案唯一的目击证人董某出庭作证,他是被害人的同事。“董某,请看法庭的大屏幕,这是我们模拟的办公室情景,其中的一男一女分别是模拟被告人张某和被害人刘某。”公诉人赵鹏请证人董某戴上VR眼镜,用手操作手柄控制方向和位置,“请以你的视角,还原案发时的情况,操作时慢一点,不要晃,可以边操作边说话。”

之后董某戴上VR眼镜,大屏幕中的办公室场景开始转动,“当时我站在被害人刘某的背后,张某向刘某要东西,不一会儿张某开始用刀扎自己。”随着董某的操作,大屏幕的场景不断变化。

董某演示完退庭之后,公诉人通过法庭大屏幕展示另外一名证人的证言笔录。不同于以往的作证时的幻灯片展示,公诉人边念边用手在自己面前的触屏上边“划重点”,相应的大屏幕上的笔录文字下方就出现了红线。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公诉人不仅可以随意放大缩小文字,还可以在随时暂停的画面上画圈。

可实现法庭采择证据过程透明化

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幻灯片软件仍然是检察机关法庭示证最常用的辅助工具。但使用幻灯片软件时,证据照片必须逐张插入,费时费力。插入的照片清晰度下降,不能保证法庭上的高清展示。此外,幻灯片软件不能根据需要对证据照片进行调整和批注等。为此,北京市检一分院研发出“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据了解,该系统将向全市检察机关推广。

市检一分院表示,与传统方式相比,可视化系统作为检察机关法庭示证的专业化辅助工具明显提高了工作效率,检察官仅用1分钟即可将电子卷宗导入系统,此后便可借助系统阅卷功能实现对案件的审查。在审查过程中,检察官可以使用系统中的“标记”功能对卷宗照片进行画线、放大与批注,再直接 “加入示证方案”,待出庭时直接使用,无需在庭前专门制作多媒体示证。

此外,根据庭审需求自由灵活示证。高清电子卷宗照片被导入系统后,其分辨率、大小和规格没有任何变化。公诉人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通过触屏电脑使用手指现场对证据照片放大缩小,高清电子卷宗照片的优势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完全展现,证据细节无需通过截图放大的形式即可以清晰地展现在法庭上。

另外,该系统实现了法庭采择证据过程透明化。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包含了特有的“实时投屏”(或称“飞屏”)技术,公诉人可以先在示证电脑中对证据进行查询、选择、遮挡或顺序调整,再通过“实时投屏”功能将证据投射到终端显示器。此外,公诉人还可以借助“画笔”、“白板”、“高亮”以及“选中放大”等功能对证据照片进行标记、提示,使得证据采择过程透明化,增强公诉人使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说服力。

最后,该系统强化了证据效用,增强公诉人法庭示证的说服力。出庭示证可视化系统改进了电脑通用的播放器,公诉人不但可以更方便地控制播放的起止位置,更可以在任意一帧视频中直接进行圈点、选中放大等标注操作,增强了公诉人对视听资料证据的控制力。

全景技术是怎么实现的?

静态全景图算是比较好实现的,一般来说两种方法,一种是一次成像全景相机,比如理光的THETA;另一种就是用单反配合全景云台拍摄再拼接了,拼接一般是用ptgui。

用单反拍的话,正常配备是这样:单反,鱼眼/广角镜头,三脚架,全景云台。

镜头的选择用鱼眼或者广角是为了减少拍摄的张数,因为间隔的每张照片都要有1/3的重叠才利于拼接,鱼眼有着接近180°的视角,所以理论上用180°的鱼眼拍只需要三张照片即可拼接成全景照片。实际拍摄过程中,鱼眼一般是拍六张,镜头稍微向下倾斜地水平每90°共拍4张,补天1张,补地一张。其实长焦镜头也是可以拍的,只是挪镜头跟按快门的工作量会让自己觉得好像打了一个通宵的飞机。

全景云台常见有两种,一种是镜头箍,另一种是更常见的悬臂式。镜头箍式轻便小巧,悬臂式专业精细。使用全景云台是因为拍全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节点”,无论是拍6张也好30张也好,这些照片的节点必须都在同一个位置上,才能无变形地拼接出一张完整的全景照片。全景云台的作用就是辅助相机让它能在节点上拍摄,所以如果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直接用手持手机也一样可以拍出全景照片。

完全存在于VR之中,史上首个“VR独占”博物馆诞生

在这个全新的克拉默博物馆(Kremer Museum)中,照明进行了完美地优化,其可以突出每幅画的颜色,笔触和细节。画框反射着不同于艺术品的光线,而所有的照明都将根据每名访客的高度进行调整,从而完全消除眩光。访客不仅可以看到每幅画的正面,也可以看到背面,同时还能够看到X射线。只要拥有合适的装备,他们就可以从世界任何地方访问这里,因为这间博物馆完全存在于虚拟现实之中。

克拉默博物馆于10月底正式发布,这是荷兰艺术收藏家乔治·克拉默(George Kremer)及其儿子乔尔·克拉默(Joël Kremer)之间的合作结晶。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乔治收藏了74件来自17世纪荷兰和比利时的艺术品,而乔伊则一直供职于科技领域,他以前曾在谷歌担任过零售和娱乐的行业经理。现在,乔尔正在将自己对新技术的兴奋与父亲多年来的藏品结合在一起。

乔尔表示,他们曾考虑过建造一个实体博物馆,但在寻找完美地理位置的过程中,其中的代价与困难令他们感到灰心。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们打造虚拟博物馆的主要动机是,为无法前往荷兰参观他们藏品的人们提供一个机会。乔尔说道:“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每年可以接待900万到1000万的游客,尽管这十分惊人,但与世界总人口相比,这仍然相当有限。”然而,虚拟博物馆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挑战:“如果我们真的在虚拟现实中做了这个(博物馆),它又是否足够好呢?”乔尔如是问道。

为了建造这个博物馆,乔尔委托了著名建筑师乔汉·范·利洛普(Johan van Lierop)设计了一个精美的虚拟环境,并聘请数字内容制作人员使用摄影制图法(这个过程涉及为每件物体拍摄数千张照片),并将藏品渲染成3D高分辨率复制品。接下来,他们创建了专家的全息图(包括乔治·克拉默本人),以此来帮助解释相关艺术品的历史和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家虚拟博物馆将会不断添加和更新内容和功能。

克拉默博物馆是博物馆世界探索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潜能的先行者,而当代的博物馆世界已经开始探索这项新兴技术在沉浸游客上的潜能。在本月初,VRt Ventures在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馆推出了由著名画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VR版作品(与克拉默博物馆不同,这完全免费)。奈特基金会早前设立了187万美元的资金,主要用以资助博物馆技术创新。作为首个项目的一部分,他们资助了两项增强现实项目(位于底特律艺术学院和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

乔尔认为,克拉默博物馆仅仅是人们体验艺术的全新方式的开始。乔尔将会与其他博物馆和收藏家合作,将更多的艺术作品转化为虚拟现实版本。他同时描述了这么一个未来:博物馆可以将所有的藏品都渲染至VR博物馆世界。他同时认为,策展人未来可以将收藏于不同博物馆的藏品都聚集在一起,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约翰内斯·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乔尔指出,他已经收到很多咨询,以及关于合作的洽谈。

乔尔说:“我们希望收藏者和博物馆加入我们,让印度的孩子,中国的孩子,美国的孩子,欧洲的孩子,任何没有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或卢浮宫的城市都能够体验所有这一切。”

奈特基金会艺术部门的副理事长维多利亚·罗杰斯(Victoria Rogers)对vr博物馆利用新兴科技充满热情,而她本人同时也是虚拟现实技术的支持者。然而,她希望博物馆能够尽可能多地利用增强现实,而非虚拟现实,维多利亚指出:“我认为虚拟现实体验中有时候缺少一些东西,而我也从其他人那里听到过,虚拟现实可能是一种非常孤立的体验。我认为,由于失去(共享体验)的恐惧,‘人们是否希望亲身前来(实体博物馆)并欣赏实际藏品’将成为经常在大会上讨论的事请。”

在今年,媒体上的新闻报道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技术的焦虑,特别是Instagram正在改变人们体验艺术品的方式。对于虚拟现实博物馆这个概念,人们可以从一系列不同的角度进行批评:虽然VR全景设备比通往欧洲的机票便宜,但其价格仍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人们同样在讨论什么种类的艺术应该渲染至VR全景,尤其是如果这将应用于教育环境之中(比如说是否只需让贫穷落后的国家能够欣赏来自欧洲的艺术,而不是说反过来)。然后就是,人们在争论说,只有亲身前往博物馆才是欣赏艺术作品的唯一恰当方式,而虚拟博物馆将会危及实体艺术品的生命力。

对于这一系列的批评,乔尔表示,他的目标仅仅只是扩大博物馆体验,而非取代实体博物馆。针对当前VR全景拍摄设备的高昂成本,克拉默推出了Mighty Masters计划,希望把VR体验逐渐带来学校校园,而他们将首先从印度的150万名学生开始。乔尔认为,学生通过VR来欣赏艺术实际上有助于培养青少年对实体博物馆的兴趣,因为这将能使欣赏艺术的观念变得新颖和刺激。

乔尔说:“我认为,如果他们愿意与我们一同走上这段旅程,博物馆的覆盖范围能够扩大…或许不是‘指数式’这个词,但或许是百倍。”

三星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泰姬陵打造VR影片

随着VR技术的发展,VR的应用范围也越发广泛了,其中VR电影就是备受关注的一个领域。目前已经有很多行业在积极探索VR影片,利用VR影片达到宣传和展示的目的。近日三星宣布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为著名的泰姬陵打造VR影片

据悉,三星印度分部宣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合作,在印度各地推广泰姬陵以及其他文物古迹的虚拟现实(VR)影片。在最近的印度北方邦投资者峰会上,三星公布了这一消息。目前,三星印度分部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合作为印度的两处古迹遗址——位于阿格拉的泰姬陵和位于奥里萨邦的科纳克太阳神庙开发VR内容

三星印度分部表示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圣雄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MGIEP)合作,拍摄一部以泰姬陵为主的VR影片。这部VR电影将展示古代建筑奇迹泰姬陵的庄严、传统和辉煌,该片已经峰会上展示给多位部长和其他印度政要人士。

据了解,该片将采用VR格式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并提供给印度旅游局,用于面向印度乃至全世界的旅游推广。作为印度政府“数字印度”的战略的一部分,VR全景和其他数字格式的媒体都将用于教育,旅游以及其他目的。目前,印度全国各地已经拥有36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三星印度未来可能会为这些文化遗址开发更多VR内容。

三星表示期待用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改造社会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生活,通过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合作将能够把VR技术和旅游、教育等内容相结合,帮助人们深入了解世界遗产和文化,促进文教的积极发展。

澳大利亚VR电影《觉醒》将在2018年SXSW大会首映

去年12月,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VR全景制作工作室Start VR宣布正在制作一部交互式360度全景电影《Awake(觉醒)》。现在,这部VR全景制作电影将亮相2018年South by Southwest(SXSW)。

《觉醒》由Start VR首席内容官Martin Taylor执导,得到了几家大公司的支持,包括澳大利亚Screen、HTC Vive、Animal Logic和微软Mixed Reality Capture。

这部电影将于SXSW 2018首映。这是澳大利亚VR电影第一次在该活动首映。希望这将有助于澳大利亚VR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据悉,SXSW 2018的参会者将能够在VR影院区域观看《觉醒》,这是一个专用于VR全景制作、AR和MR的叙事区域。

《觉醒》是一部以人物为主导的交互式VR电影系列,故事的核心是探索主角Harry Whitbread的过去。Harry是一位残疾人,他曾做出了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改变了他的一生,并因此失去了他所热爱和关心的一切。观众将深入这个破碎的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温他的关键记忆,试图解开他选择背后的秘密,并通过与各种对象交互和寻找隐藏的线索引导Harry去赎罪。

演员杰克·麦克道曼(Jake McDorman)将扮演男主角Harry Whitbread,而安娜丽·提普顿(Analeigh Tipton)将扮演Harry的妻子Rose。

Love Note:一封写给鼓浪屿的情书 概念预告片唯美首发

老人,坐在正对鼓浪屿的窗边,翻开手中的素描本,画中的两位舞者跃然而出,旋转跳动,翩翩起舞,在舞蹈与音乐的变幻间,场景、人物形象不断切换,郑成功、大海,钢琴……熟悉的鼓浪屿元素一一呈现……

在2月14日情人节的前夕,“Love Note:一封写给鼓浪屿的情书”,寄出了它的情书序曲,这不仅是一份献给鼓浪屿的特殊的“情人节礼物”;也是Love Note第一次以概念预告片的形式正式在众人面前呈现它的部分真容。

一个藏着“心思”的预告片

Love Note是一部全CG动画制作而成的VR音乐电影。以鼓浪屿历史变迁为大背景,讲述一段发生在鼓浪屿上的爱情故事的同时,带领观众身临其境地一览鼓浪屿的前世今生。对于观众而言,无论是否到过鼓浪屿,都可以透过这部片子,对鼓浪屿有一个全新的观感。

此前,Love Note并没有做过多的宣传,预告片的发布是Love Note第一次正式亮相。因此,无论是预告片的制作还是发布时间,都藏着创作团队的“小心思”。用创作团队的话说,“Love Note是独一无二的,它的初次亮相也一定要特别。”所以他们摒弃了一般预告片截取正片镜头剪辑而成的做法,选择重新拍摄一个全新的片子,与正片不同,却包含很多Love Note的信息。

预告片中,跟随老人的回忆,观众可以看到以舞蹈结缘的两人难舍难分的爱情故事,看到熟悉的鼓浪屿,看到美的绽放与蜕变。两位舞者从铅笔画形象,变幻成黑白、彩色、高清画面以及最后的VR视频拍摄画面,每一次变化都带来了视觉冲击与惊喜,唯美而动人。选择在情人节前夕发布预告片,既有创作团队对大家的情人节祝福,也是他们送给鼓浪屿的一份“情人节礼物”。这样一份特别的礼物,无论是对于鼓浪屿,还是对于厦门,都是绝无仅有的。

仅仅是预告片便注入了如此多的用心,让人不由想象,Love Note的正片一定更为惊艳。Love Note的创作团队也表示,预告片仅仅展示了冰山一角,在正片里,音乐与舞蹈的美妙、情感与历史人文的丰盈会被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着实令人期待。

 

一个爱情故事,更是一部音乐剧

“Love Note从主线来讲,是一个爱情故事,但它不仅仅是爱情故事,我们通过展示不同时期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经历,也进一步展现了鼓浪屿的环境、建筑、人文的巨大变迁,许多历史事件以及鼓浪屿的标志性元素都将融入其中。

和其他的VR视频片不同,Love Note更多的融入了音乐、舞蹈等元素,导演把Love Note定位为VR音乐电影,因为他们确实将Love Note打造成了“一部很美的音乐剧”,通过VR视频特有的沉浸感与交互性,令观众跟随男女主人公穿越时空,亲身体验鼓浪屿的历史变迁与环境建筑变化,感受鼓浪屿的美,感受音乐的美,感受舞蹈的美。“我们希望所有的视觉部分、音乐部分、舞蹈部分等等,都可以给观众带来最佳的观看体验。”

交互式VR电影体验《古墓丽影VR:Lara’s Escape》已登录Gear VR

《古墓丽影:源起之战》电影即将于3月16日在美国和中国内地同步上映,而在此之前,让我们先化身为劳拉·克劳馥,开启一段地下之旅。作为今年《古墓丽影》系列电影重启的一部分,华纳兄弟推出了一款交互式VR电影体验。

《古墓丽影VR:Lara’s Escape》是一款移动VR体验,玩家将化身为劳拉从神秘组织圣三一士兵手中逃脱,进入一个古老的坟墓中,装备只有你的弓和攀登斧头。不过,你可以使用劳拉的手电筒来探索布满陷阱或溜索的摇摇欲坠的洞穴。交互部分可使用Gear VR Touchpad或无线控制器。

虽然我们已经看过了像《正义联盟》、《银翼杀手》等配合电影推出的VR体验,但那些需要到电影院体验,而这款古墓丽影VR视频能直接进入Oculus商店进行下载,在家就能体验。

VISYON推出全新多格式VR视频点播平台

随着VR和360度视频拍摄的兴起,视频点播(VoD)在过去几年也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在某些方面与之形成呼应。为了增加VR视频点播的价值,VISYON推出了一个新的定制平台来观看VoD内容。

这个名为VROADCASTER的新平台允许观众体验具有多个摄像头订阅源和多层数据以及个性化VR全景拍摄环境的内容。

该平台允许公司和品牌将传统的内容与虚拟现实相融合,并创建定制的环境来呈现独特的用户体验。用户将能够以多种格式查看live和VoD内容,包括2D、180和360度。虚拟环境可以根据给定的品牌进行调整,或者显示与内容提要相关的动态信息,比如在体育比赛中使用播放器或团队统计信息。

VROADCASTER的结构是模块化的,这意味着公司可以根据需求选择个性化、数据跟踪、报告或货币化等功能。

VISYON认为这个平台非常适合体育、教育、旅游、金融和娱乐。VISYON的首席执行官Pere Perez说:“它避免了碎片化,并为观众解锁可持续的价值。不再需要为每一个VR内容建立特有的程序,从而降低消费者的购买成本,并通过实现一个持续的交流平台来提高客户的参与度。”

VROADCASTER平台允许将多个实时feed链接在一起,同时也可以实时显示相关信息。该系统可以支持预先录制的数据,能够支持在不离开虚拟现实环境的情况下对用户可见的广告。

VROADCASTER可以配置为社交查看,以允许社交VR空间以及与直播流互动等内容。该平台兼容大多数商用VR头盔,包括Gear VR, Daydream和Oculus Rift。

VR全景技术+博物馆将会迎来怎样的春天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数字化”成为了一个高频词汇,尤其是艺术品,人们对于艺术品的数字化也是乐此不疲。而作为一个重要的载体,360度全景博物馆开始慢慢的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当中。那么,在新技术蓬勃发展的现在,360度全景博物馆究竟能不能发展成一个重要的艺术展示形式,360度全景博物馆又将会走进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

最近CCTV官网上线了一个主题为“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的网上展馆,其采用的技术和时下流行的360度全景博物馆的形式十分类似,通过360度全景技术,将实景或者虚景组合成能够让人360度无死角观看的全新展示形式,让观众仿佛亲身置于展馆当中。

在此之前,谷歌的“艺术计划”可以说是目前最知名的艺术品数字化项目。至今,通过和全球250余家艺术机构的合作,谷歌“艺术计划”已经能够提供45000余幅作品的高清图片,这些图片细节清晰。同时,用户可以在谷歌文化学院的360度全景博物馆中,观看到博物馆的内部实景达到360度全景观看,使实体博物馆成为线上的“虚拟博物馆”。

然而在数字化浪潮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艺术品数字化项目产生了,谷歌的“艺术计划”或将会失去“一家独大”的状况。今年2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了一项在当时引发热议的项目,名为“开放资源获取”。这一项目公开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37.5万余件馆藏作品的高清图片,以供公众浏览、免费下载。

世界上很多博物馆都设置了线上展馆,比如法国卢浮宫数字博物馆、纽约大都会数字博物馆等,都有线上数字展厅。但实际上,虽然很多博物馆挂上了“线上博物馆”这块招牌,却未能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很多线上博物馆页面比较单一,甚至有些页面在浏览时会产生卡顿,也不如艺术品数字化产生的影响广泛。

所以,博物馆也开始借助更多的科技手段来进行展示和自我宣传,VR技术的火爆,对博物馆的展示方式就产生了深远的影响,360度全景博物馆也就应运而生。比如,2015年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推出了“新公司”项目,项目汇集了许多艺术与科技前沿领域的创作者,其中也包括VR领域。此外,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还开启了VR导览,只需带上相关VR设备,观者便仿佛置身博物馆的大厅,开展一场虚拟现实的博物馆之旅。

总之,360度全景博物馆介入博物馆的宣传与展示范式,无疑是大势所趋。虽然现在360度全景博物馆的普及化也正在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一切都会发生相应的改变。就目前的360度全景博物馆的体验来看,仍然无法达到取代传统博物馆的高度,甚至在未来也不会发展到完全取代现有的传统博物馆形式。毕竟360度全景博物馆作为一种艺术品数字化的产物,其体验远远无法赶上在原作前的驻足观赏,但是360度全景博物馆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更多人去了解艺术。

圣丹斯电影节结束了,VR故事叙述还在继续

圣丹斯电影节已经结束,但我们看到VR视频电影正在慢慢起步。

犹他州帕克城刚刚结束的圣丹斯电影节,已成为VR视频故事的年度里程碑。在这座滑雪小镇,虽是严冬,电影爱好者内心却炽热无比。在这里,众多的VR故事在寻求新的体验突破。

Oculus的经验主管Colum Slevin在电影节前接受采访时说:“能去圣丹斯太棒了,你会发现很多人都在做这件事。”

在接下来的电子邮件采访中,斯莱文讲述了这次盛会的外景和亮点。首先是观众,他们体验到这些作品后,不会再对VR视频感到陌生,开始认识到故事叙述创造性体验的必要性。

Facebook的Oculus一直关注大众是如何看待虚拟现实的。VR视频能让观众感觉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中,在过去几年中,也吸引了科技行业的纷纷投资。但VR视频并未实现预期的发展,Oculus Rift头显的销售在第一年很缓慢,之后Facebook将价格一降再降,期望拉动销量。

今年在圣丹斯电影节的New Frontier单元上,Oculus一口气推出了自己扶持创建的5部VR影视作品。其中由Oculus支持、艺术家Eliza McNitt执导的VR视频电影《SPHERES》,被 CityLights以7位数美元买下。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圣丹斯电影节期间达成的7位数的VR拍摄电影收购,标志着VR视频拍摄这项新媒介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Spheres》由 Eliza McNitt 编导,是一个把用户带到黑洞中心、探索声音的体验。McNitt 表示这是一个讲述 ” 人类与宇宙的联系 ” 的故事,包括我们如何与宇宙的声音——引力波相关联。据悉,《Spheres》将于今年登陆Oculus Rift 。

斯莱文呼吁,虚拟现实叙事体验应该包含更多的交互性和人工智能元素。

例如,Fable Studio的《The Wolves in the Walls》就把VR拍摄版的Lucy看作是“1.0版本”。他下一步计划创建一个AR版Lucy,能够识别多人,还能与之交互。这部片子改编自Neil Gaiman儿童故事书,自Oculus Story Studio2015年创办之初就在筹划,今年就能在Oculus Rift 上看到。

他说:“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个新一代的故事讲述方式正在加速发展,叙述空间中的非传统创造者在VR媒介中找到了自信。”

在Oculus 的其他片子中,Felix&Paul为Oculus“独家定制”的NASA纪录片《太空探索者》可以让观众对宇航员的生活进行纪实的探索,你能看到电脑生成的地球镜头,也可以看到你在轨道上漂浮。该作品长达19分钟,制作周期长达1年半。圣丹斯展映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全部作品将于今年在Oculus开始发售其VR一体机Oculus Go时,在Oculus独家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航空航天局很早就采用VR来打造宇航员的训练技术。

在 Slevin看来:“实景、特效,实时环境和自然使用(不戴VR头显)的结合才是最震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