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VR影视里眩晕、迷失方向?《拾梦老人》导演米粒说可以这么做

11月25日,由Unity主办,北京电影学院、Intel协办的Unity VR 全景影视开放日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诸多Unity技术专家和行业先锋来到现场,共同畅谈了VR 全景影视的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 Pinta Studios制作的VR动画《拾梦老人》获得了74届威尼斯电影节VR 拍摄电影单元的提名,这让中国动画在VR 全景电影上有了新的突破。米粒从团队《拾梦老人》制作过程中的一些心得出发,现场分享了如何在全实时渲染的Unity游戏引擎中,探索VR 拍摄环境中的视听语言。 米粒认为,对 杭州 VR影视作品中视听语言的探索,要借鉴传统影视的视听语言方法。传统影视的视听语言有三个要素,图象、声音和剪辑。人类可以本能地为看到的图像赋予感情,声音可以调动我们的情绪,剪辑创造“蒙太奇效果”。 在图像方面,米粒认为可以通过色彩的变化,例如模拟“聚光灯”的效果来引导观众观看;此外,可以通过物体运动的方式吸引观众的注意。在《拾梦老人》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片雪花在黑夜中飘落到老人的手上,观众便被雪花吸引,观看下一个情节,而不是左顾右盼寻找故事下一步的发展。 “目前的杭州 VR体验容易产生眩晕和身体的不适,因此VR影视的制作一定要避免一切可能产生的眩晕感。”米粒表示,团队因此在《拾梦老人》中采用了固定镜头,靠运动的物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引导观众去观看作品。 “在电影作品里,人类需要很长时间的情感酝酿才能达到一个爆发点。”米粒认为,音乐和声音可以作为一种催化剂,能把感情在尽量短的时间,快速提到导演希望观众达到的高度。 米粒认为,VR中的声音要有真实的场景感,因此杭州VR视频拍摄的制作要采用全景声的音效和电影级别的音效创作。“在《拾梦老人》中,观众在旋转和位移的时候,也能感觉到靠近了某一个东西,甚至有物体遮挡时,也能够感觉到声场的变化。” 在剪辑方面,米粒认为VR视频拍摄剪辑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因为采用了全景镜头,反而导致没有了镜头,没有了景别,取而代之的是情节点。二是VR中是多场景切换,没有大型的参照物,而早期VR作品采用的是让观众坐在某一个交通工具内游览,进行场景切换,但并不是所有故事都适合这种方式。 “有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淡入淡出。但如果一部电影里一直使用这种方式,观众就会审美疲劳。”米粒表示,《飞屋环游记》中的一个镜头给了他启示:老人去世之后,坐在教堂里,当他起身、转身回家的时候,场景渐渐淡出,转换成家里门口的场景。米粒发现,在VR里可以将角色作为参考物,通过场景的蝶化进行场景切换。 “在VR中,观众是主动的探索者,而在传统影视中观众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米粒表示,很多VR作品正在探索多线的趋势,观众可以触发不同的结局,打造“殊途同归”的效果。 米粒笑着说,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Unity引擎的支持。“如果没有Unity的话,《拾梦老人》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或许我们依然只能在电脑的屏幕上欣赏他,小狗也不会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 最后,米粒表示,技术只是与观众建立桥梁的工具,情感连接才是关键,VR不能创造新的故事,只是讲故事的新方式。 “我希望VR视频拍摄作者不要被规则所限制,而是思考如何创造这个故事,然后突破这些规则。”同时,他又表示,所有好的创意又都是在被约束的情况下创作的,希望大家不要畏惧,勇敢地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