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从“未来科技”蜕变成“平民科技”

VR一直被冠以“未来科技”的标签,并且也一直是科幻小说的素材,不过对于我们身边的一些人来说已经体验过这个“未来科技”了。
 
我们已经进入2017。VR设备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触手可及(虽然低端的移动VR设备还只是移动眼镜纸盒)。小到几块钱的VR眼镜盒子,大到上千元的HTC Vive和Oculus Rift,用户都有机会可以体验这些VR硬件。
 
不过普通的消费者还没有意识到无处不在的VR,Wearable Technology Show的首席运营官约翰
威尔表示:“我会说,大街上的一般消费者认为VR还不是他们的日常必需品——VR依旧还是科幻小说的素材。我认为它还是一个新兴的技术,虽然在游戏行业获得关注,不过目前还很低迷——这将是一个漫长而困苦的过程。”
 
并非只有威尔一个人认为VR正在发挥它的影响力。在线零售商Hitari有着同样的信念:“消费者们认为VR是娱乐和游戏设备,不过VR的潜力是巨大的,而现在我们仅仅是触及到了VR的表面而已。”
 
同样,Tanya Laird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Digital Jam认为普通消费者“有听说过VR,不过现实的普及率和概念相比依然还很小”。
 
“现实情况是,业内那些对于VR有偏好的人群数量相比于普世大众来说还微不足道。能够亲手体验到VR的人依旧局限在那些科技爱好者和铁杆粉丝。”
 
这并非是无端的猜测,其数据是有根据的。Context公司的经理Jonathan Wagstaff表示:“去年夏天,当我们对欧盟的消费者进行一次VR普查的时候,很多人依旧没有听说过VR。”
 

不过他表示,随着三星Gear VR以及索尼PS VR在圣诞节旗舰所推出的广告,消费者对于VR的意识肯定会增长。

 

即使是普世大众对于VR的意识在不断提高,那些早期体验也遇到了一个明显的问题。SNR UK的经理Charlie Stringer 表示:“VR所面临的挑战是让人们体验到不同层级的娱乐。如何能够在店内将这些体验带进生活是我们和供应商以及 战略合作伙伴所探讨的话题。这对于我们作为最大的消费电商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同样,Chillblast的销售总监Ben Miles就如何向一位新用户展示VR,以及廉价VR体验的弊端分享了其观点:“我们认为入门级的VR体验,比如Gear VR以及Daydream View对于人们VR体验来说弊大于利。
 
“很多VR体验质量都很差,缺乏沉浸感和执行力。如果一些人在智能手机上首次体验这些VR,这会激发一部分用户购买更高端设备的想法,不过对于大部分我们接触过的消费者来说,他们会说‘不喜欢VR’,因为他们想法仅仅基于免费赠送的VR眼镜盒子。”
 
就销售数字而言,那些基于移动设备的VR产品无疑是大赢家。市面上廉价的VR眼镜盒子主要有谷歌的纸盒眼镜、谷歌Daydream View以及三星的Gear VR——根据SuperData Research的数据显示,这些设备占据了整个VR市场的98%,在2016年出货了将近8900万台。这些数据支持了Merge VR公司的执行副总Dan Worden的主张:“消费者很快对移动VR展现出了兴趣,在游戏领域之外展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潜力。事实上,许多Z一代对于虚拟探索展现出了很大的兴趣。他们可以探寻那些难以企及的领域,比如水下、热带岛屿、太空甚至是足球比赛。”
 
很显然,游戏领域之外还有很多VR兴趣点,只不过消费者很可能会对这些渐渐失去兴趣。

VR色情被禁止了 VR暴力又如何呢?

当然,就目前而言VR行业不健康的内容主要指的就是那些买VR头显附赠的多少个G的小黄片资源,但随着VR游戏的发展,最终我们也会遇到当年电脑游戏上的那些问题:暴恐内容。并且在虚拟现实中,暴力元素将会远比普通平台更加真实。

去玩VR游戏免不了碰上一些恐怖、战斗题材的内容,例如在一些僵尸射击游戏中,很快我们就会射杀一大堆僵尸。而且有很多内容十分真实,举起一把来复枪,躲在角落里瞄准四处徘徊的丧尸,嘣!一枪爆头,同时有很多红色液体从剩余的部分喷出来。有时候,你没注意让他们靠近了,也许还会使用各种匕首、电锯之类的进行砍杀,很明显,这里面有很多暴力元素。

说实话,VR游戏相比其他电脑游戏最大的特色就在于沉浸感和真实感,所以开发VR游戏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各种感官刺激的内容。飙车、枪战、格斗等等,并且此类游戏由于体验良好很容易成为热门类型而被更多人所追捧。所以,我们是否应该提前考虑一下这些游戏中的那些少儿不宜的元素以及它们将会产生的各种影响。

或者说,假设玩家在VR游戏这种沉浸感很强的环境中残杀其他玩家,是否存在一些心理和道德层面的问题,甚至,现实中的法律存在的精神损害赔偿金是否适用于虚拟现实环境?

Buckley是一位20岁的自学成才的VR游戏设计师,他就曾独自开发过一款VR射击游戏。外媒Upload就游戏中存在的暴力问题与他展开了一次谈话:

“有时候我会思考VR射击游戏中的道德和暴力意识问题,”Buckley表示,“当然,就目前而言,VR技术实际上并不具备让我们把虚拟世界的暴力当成是真实的那种能力。玩游戏的人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只是进入了一个虚拟世界。不过,如果仔细设计游戏场景,VR中的真实感的确会增加很多。至少在第一人称视角VR射击游戏中,我们有责任考虑这里面的道德和暴力问题。”

按照Buckley的观点,随着VR头显分辨率的提升,或许我们可以通过让游戏画面变得更加“随便”来降低游戏真实感。这个答案出自设计了一个非常逼真的VR射击游戏的Buckley之口也许让人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的游戏最大的卖点就是真实感。不过Buckley表示,如果没办法克服真实感带来的暴力问题,他只好想办法在其他方面作改进来缓解这个问题了。

我们知道社会上有一种电脑游戏中的暴力元素教坏小孩子的观点。虽然这种说法的正确性还有待调查,但我们需要注意现在已经出现了超越显示屏的硬件设备,假如暴力游戏可以教坏小朋友,那VR暴力游戏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Arshya Vahabzadeh M.D.是一个叫做脑力VR研究机构的首席医疗官,并在哈佛医学院里作为一名讲师教授精神病学。我们来听听他关于虚拟现实与一些现实心理问题之间的关系,例如创伤后应激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通常出现在现实中遇到生命遭受威胁或受重伤等情况之后,目前的PTSD评估都排除了各种影视、图片等电子媒介的情况。”

不过,考虑到虚拟现实具有沉浸感和交互性两大特征,这种媒介明显将超越普通的视听感官刺激,有些甚至还具备触觉和嗅觉刺激,这样的体验有可能改变大脑中的恐惧感知中心,导致类似PTSD的现象出现。

就目前而言,大部分医疗工作者和VR设计师并不会太过在意这方面的问题,毕竟目前的VR硬件还不足以提供足够真实的场景,但随着技术的发展,或许我们最终将正视这样一个问题。

经典与VR:迪士尼推《美女与野兽VR》

迪士尼应该算是内容行业对虚拟现实比较关注的厂商之一了,在预告几个月之后,迪士尼动画电影《美女与野兽》的舞台剧版终于在3月17日登陆各大剧院。为了庆祝这一演出的正式上映,迪士尼另外在Oculus Rift上发布了一个VR版的相关影片:《卢米埃的彩排》。

那些对卢米埃经典音乐演奏感兴趣的粉丝们将会很高兴有机会踏入野兽的餐厅,坐下来享用一顿晚餐,然后听到卢米埃(伊万麦克格雷格配音)开始哼起了曲调,而餐桌周围的各种碟子、餐具都因为魔法而翩翩起舞,为这些幸运的客人带来最豪华的盛宴。

对于那些没有购买Rift头显的人,我们仍然能够在Facebook上找到一个简短的360度全景视频,而Gear VR用户由于和Rift同属于Oculus平台,可以在下个月获得同样的音乐体验。

对于新晋在Rift平台发布的《迪士尼电影世界VR》来说,这个《美女与野兽VR》体验同样也是平台上最新的VR内容。此前,《迪士尼VR》只支持Gear VR和SteamVR上的HTC Vive。另外,这个《美女与野兽VR》还支持Oculus引以为傲的Touch控制器,用户可以用它在空中比划,与这个美妙的动画世界进行互动。

这个应用为粉丝们带来了更高层次的互动,让她们踏入自己最爱的世界,与自己最爱的角色进行互动。不过总体来说,这仍然只是迪士尼庞大经典IP的一个延伸,而虚拟现实也只是一种锦上添花的效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