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丹斯电影节看独立VR作品的兴起

漂浮在寒冷的虚空中,我低头看着无实体的自己,剩下的只有我的双手,它们已经成了黑暗中燃烧着的两颗火星。我挥舞着双手,陶醉在我的宇宙和意识中。突然,我感觉到更强大的存在,我转过身,一个黑洞隐现。墨绿色的绿壳让我更加靠近旋转的气体和星尘带。我无法动弹了,在这里,空间和时间的法则不再适用。所有的事物都被这个黑点吸附,在这个一维点中,我被拉长成长长的光,被那个黑点吞噬。大约在同一时间,我发现我的脖子上有一种紧绷的感觉,经过进一步的检查,我发现自己被Oculus系绳缠住了。向服务员道了歉,我摘下VR头显,放松自己。

由26岁的伊丽莎·麦克尼特(Eliza McNitt)创作的《Sphers》是一个宏大的时空旅程。这是她继首次虚拟现实体验《Fistful of Stars》之后的又一力作,共有6000人见证了这颗明星的诞生。麦克尼特因通过使用VR拍摄技术改变人们的视角,传达宇宙的敬畏感而为大家所知。麦克尼特告诉我:“你可以想象科学是什么样的,但是VR拍摄能让你感受到。我不只是想让你看到黑洞,还想把你带到那里,让你感到眩晕。对我来说,没有其他媒介能做到这一点。”

对于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VR全景如何以及何时会成为主流 。作为新时代的弄潮儿,麦克尼认为最终阻挡VR视频的不是技术。包括Oculus的新头显Santa Cruz在内的更便宜、更高端硬件的下一个浪潮已经到来。内容将是关键。迄今为止,游戏已经超越了其他形式的VR视频体验,但是这个行业只有面向更广泛的受众时才会起飞。Tilt Brush的受欢迎程度表明,学科和技能的交叉融合,这些艺术家、电影制作者、技术专家、用户体验设计师能真正的发挥作用。在圣丹斯电影节上,《Sphers》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创造了历史,卖出150万美元的价格。她说:“这对我的团队来说是一个梦幻般的时刻。这让我们意识到这个市场是存在的,虚拟现实将像电影一样吸引观众。”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电影节的主题将继续由VR主导。尽管要排很长的队,头显上充满了汗液,还有传言说头显会导致结膜炎,但New Frontier单元仍是一票难求。《Sphers》只是参展的18个VR视频拍摄作品之一,另一个热门作品是《Battlescar》。这个动画故事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女性朋克的作用,它抓住了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和鲍威利(Bowery)运动的精神。你将会见证波多黎各裔美国女青年Lupe(由罗莎里奥·道森配音)的一生,她因为流浪而被逮捕,后来组建了一支摇滚乐队。同为拉丁裔美国移民的制作人Nico Casavecchia和Martin Allais希望通过VR来探索关于身份与归属的问题。

《Battlescar》坚定的朋克精神和《Sphers》对宇宙的敬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但两者有两个共同的东西:扎根纽约,并且得到了Atlas V的支持。Atlas V是圣丹斯电影节上唯一接受了两部作品的工作室。Atlas V在纽约和巴黎都设有工作室,仅仅是在一个月前创办的,而创始人正是获奖作品《失明笔记》和《Alteration》背后的制作人。旧金山的VR视频是由科技和偏向于平台与眼球所驱动;洛杉矶的VR由好莱坞电影制作人主导,往往是根据现有IP来打造的虚拟现实延伸版本,比如说《霍比特人》、《权力的游戏》和《木乃伊》。而Atlas V则体现了纽约VR社区那种零散的,实验性的方法。该工作室没有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相反,他们通过吸引人眼球的概念来为项目吸引人才和融资。

与此同时,在西海岸,BaoBab和Within等动画工作室聘请了专业团队,分别完成了超过3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的融资。NextVR和Jaunt也都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他们最初只是为了拍摄、制作和传输真实世界的360度素材。Jaunt现在正在探索更加沉浸式的6DOF内容。企业和风险投资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如果没有资助,许多项目就会死掉。这个行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归功于Oculus及其母公司Facebook,他们在内容方面以及投入了数以百万计资金,并与Atlas V这样的工作室共同投资沉浸式作品。但是,独立制片工作室的崛起对发话媒介的潜能至关重要。最重要的原因是,商业投资总是伴随着制作上的约束,“奶头”+“诅咒”的方案并不可取。

Atlas V首席执行官Fred Volhuer说:“大家都忘了一件事, 欧洲人思考文化的方式是为艺术家提供表达自己的方式,而不考虑技术市场和好莱坞IP模式。 我们不想为技术平台筹集资金。这看似不合逻辑,但那就是制作有趣的作品的方式。”相反,Atlas V力求先确定一个切入点,他们寻找创作VR内容的本土创作者,同时倾向于对原生叙事,而非针对亲子和游戏玩家的内容。Atlas V的秘诀之一是法国公共机构和文化基金。这使他们能在项目带到大型风投和私人投资者之前证明原型。这家工作室也在尝试不同的分发模式,对于《Battlescar》,他们向YouTube授权了补充性360度材料。他们围绕分发模式的精实模式和创造性思维能够与电影界的拓荒者A24相提并论。(注:精品独立电影发行公司A24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选片和发行策略都与众不同的新锐公司,他们旗下的作品在4年时间里获得了15次奥斯卡提名,最近的代表作品是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月光男孩》。A24的所在地不是传统电影工作室聚集的洛杉矶好莱坞,而是跟Atlas V一样选择了纽约。)

尽管目前正处于早期阶段,但他们还有十个项目,所以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更多的内容。当然,他们的方法对McNitt这样的艺术家十分具有吸引力。她说:“Atlas V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他们给予创作者=信任和自由,艺术家能够不受拘束地设想奇幻世界。如果我是与一家更大型的工作室共事,我不确定我是否会有同样的创作自由。”

Atlas V还体现了纽约的另一个标志:一种合作学习的精神。《Battlescar》是与1stAveMachines,Kaleidoscope和Fauns共同制作的;《Spheres》则是与Aronofsky的Protozoa Pictures合作制作。Scatter和Sensorium与另外两个机构Superbright和Tomorrow Never Knows合作制作了圣丹斯的另一部作品:由Gabo Arora执导的《Zikr,Sufi Revival》。Arora主张通过新媒体来为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Arora说:“纽约有朋克摇滚、知性和艺术精神。我们可以通过其他商业性的东西来赚钱,但在这里可以更加独立,不受好莱坞的影响。”

在《Zikr,Sufi Revival》中,四名用户可以一同踏上一段交互式虚拟现实之旅,进入一个仪式和音乐的世界,与苏菲主义的追随者一起探索信仰的本质,这是神秘的伊斯兰传统。这部影片旨在揭示一个被歪曲的宗教,揭示伊斯兰的包容,接纳,艺术,欢乐和理解。

《Zikr》显然是一种进步,它将一千年的宗教仪式与实验性技术融合在了一起。通过能响应你移动的虚拟串珠绳,你能与朋友的虚拟化身进行连接。不久,你们将会传送至突尼斯的一个阳光明媚的庭院里。这款作品层叠了多种技术元素,制作人员通过Scatter的Depthkit工具以三维的方式捕捉了3D图形,然后3D图形将溶解成能够重新配置为吞没你的球体,并在下一个场景中绽放。

制作方希望在Steam上发行《Zikr》之后,全世界的用户可以通过家用头显来感受这一宗教的魅力。鉴于家用VR的采用时间比业界预期的要长,消费者头显的数量仍然在数百万台,这种线下内容趋势十分合理。Alejandro Iñárritu执导的《Carne y Arena》在成功赢得奥斯卡特殊成就奖后,同样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进行了展览。

据悉,纪录片制作商和戏剧发行商Dogwoof已经从导演Gabo Arora手中买下了《Zikr:Sufi Revival》。他们不是那种寻找收购爆款电影以在电影院或Netflix上发行的常见工作室。对于《Spheres》来说,由于背后这十分响亮的名字,便成为了博物馆的自然选择。线下渠道不太可能长期营收,但目前这个策略十分有效。

到目前为止,虚拟现实主要还是植根于现有的创意形式 ——戏剧,游戏,电影和数字艺术。但《Spheres》,《Battlescar》和《Zikr》表明,媒介最根本的吸引力在于一种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体验,即能让观众亲身感受到故事。 这是一种神奇的、发自内心的、互动的,令人敬畏的作品,能够说服他们戴上充满汗液的头显,还能再次体验。 独立工作室和冒险创作者可以帮助我们向前进,而不是后退。 正如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说的那样,“我不在乎过去,但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谈到虚拟现实,现在正是来一剂朋克精神的最佳时机。